西红柿精

原创奇幻Lof,涉及架空世界。小说及绘画、诗歌作品及其设定完全禁止转载,多谢配合。
食用《暗黑破坏神》系列同人请去子博【我太厉害了,我都佩服我自己】。




不要给我安利任何东西,不吃。

【法洛希尔·繁花】尼尔·卢修斯:琉璃响板

在卢修斯家二楼的窗台上,放了一只玻璃罐子。它以前是装糖果的,糖果吃完了以后,就装上了各种从海边捡到的零碎。海螺,贝壳,海玻璃,珊瑚,各种各样。

这只罐子,平时是不给别人碰的。小孩子嘛,总会有一些东西是别人碰不得的。那东西也没有多稀罕,却还是被当成最最珍贵的东西,放在最最稳妥的地方。

每日放学以后,十一岁的尼尔都要去海边玩一会,直到夕阳西下再回家,这样就可以直接吃晚餐,不跟着福音台做无聊的餐前祷告了。这个时候,阳光斜斜地穿过云层,沙滩上所有美丽的东西,都在这一刻欢歌起舞,叫闹着,跃动着,尼尔就把鞋子脱了,挂在书包上,光着脚,踏着浪花走过去,把它们挨个捡起来,在海浪里洗一洗,装进书包侧边的夹层...

【法洛希尔·繁花】萨然多尔:踏血而行

“阿尔坦尼,是古老而神圣的姓氏。书写一切律法的萨法什王把坦尼书作为名字赐给我们,并把我们放在第二种姓,仅次于他的将军与谋臣。我们的先祖曾经辅佐降魔主伊洛娜,并被记载入《大颂》,这是无上的荣耀。”

午后的暖阳是美丽无比的金黄色,一如白银之嗣金色的双眼。传说那金色双眼来自他们阿苏里纳达尔一族的表亲黄金之嗣巴瑟拉达尔,这对兄弟相亲相爱,把自己的一部分送给对方做眼睛。

“海达拉多尔,你来回答。”夫子用教鞭往讲台上一敲,那位腰杆笔直的少年立刻站了起来,语调平稳又庄重:“是。”

那少年藏蓝色的长发深沉如海,软软地披在肩膀上,软软地垂下去,像一条由亘古而来的大河。冬青叶藏在耳后垂发之下,被发丝松散地掩...

【创世学】二十人计划:西红柿讲道理时间

什么是“设定”我想大家都清楚得很了,那么什么是“台面上的设定”?

我想关注过《创世学:从入门到放弃》的各位应该还记得我说过表线和暗线的故事,这就和“台面上的设定”有关了。

简单来讲,设定是电影的剧情简介,但一部电影必然不能只有剧情简介,而要真正有剧情才行。故:


水面之上的冰山,就是你放出来的设定,水面下的部分,就是你的世界观永续发展的基础。

所以在西绿柿的设定里,上面神明和种族起源的部分,都是这个世界的“真相”。而“真相”是否要大白,又是另一回事。在每个被创造者的眼里,他站在他所起源的地方,用他们自己的思想去揣摩,去解释这个世界时候,他的想法与“真相”必然是有所区别的。就像人类争执...

【法洛希尔·繁花】鲁纳兹:诗神荣宠

这是一段被遗忘在尘埃里的故事,与揉成团的废稿,干涸的墨水,断掉的琴弦和永不再奏的曲子在一起,落满了过往光阴。

一点也不刻骨铭心。

鲁纳兹·鲁伯尔夫的日常,就是跟着师哥学做一个索拉达什姆。“索拉达什姆”不同于普通的吟游诗人,搞懂一个鲁特琴,一个曼陀林就混得口饭吃。这众神之歌的颂唱者必须精通各项功课,从唱腔与唱词,到弹奏巴斯琴,到招揽听众,到临场串词,到其他各种名目繁多的训练和习作,还必须写得一手好字。

但是世界上没有哪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是坐得住屁股的。

几年前,师哥倒是还可以把他架在肩膀上,领着他出入各地的集市,令他讲几个俏皮话暖场,接着开始正式的营生。可现在呢,奎达多尔纤细...

【法洛希尔·繁花】阿姆西夏:神学要义

难道凡有杀戮,流血,致人死命,便是恶么?凡有哀恸,怜悯,跪下忏悔,便是善么?杀灭凶徒,匪盗,恶棍,乃至向一切歹人动刀兵,是称义的,是为德行。若为凶徒,盗匪,恶棍,乃至一切歹人哀哭,则是邪德,与众恶之中,与恶形为友。...


【创世学】二十人计划:种族的起源

现在已知,所有生物都是明君创造的。

“三个种族被化成一颗陨星,一颗种子和一颗降落大地的雨珠,降落在不同的地方,繁衍生息。”

这是前文“神明”部分,对三大主流智慧种族起源的描写。那么到底谁是陨星,谁是种子,谁是雨珠呢,这个并非无所谓的。这关乎此种族文明的风格。一般来讲,陨星象征着外来者,以陨星为种子的族类可能以为自己祖上是外星生物,天文学得以长足发展,以雨珠为种子的族类可能发展出崇尚水的文明,以种子为根源的族类可能更为崇尚大地,认为自己是种子,死后应该回归大地。

所以,西绿柿作出了决定:精灵住在山谷中,山谷中有一条大河流下。精灵的文明就在这条大河的两岸发展起来。因此,精灵们认为自己是水的后...

【创世学】二十人计划:神明

我相信你还记得上次西绿柿卡住动不了手,不知世界观如何继续的窘迫样子。

————————————

佐欧之域是谁创造的?

相信我,只要你读的地球神话足够多,这个部分完全难不倒你。你的知识储备足够多了,你完全可以创造属于你自己的神话体系。

我的意思是,属于你自己的,神话体系。而不是把地球神话改吧改吧七拼八凑弄出来的四不像。就像西绿柿,他完全不像看到自己亲爱的佐欧之域里面,宙斯与天照大神在不周山下一起殴打约顿海姆霜巨人,打着打着发现说好了来帮忙的伊西斯不知怎么突然反水了,这事是化身天鹅的梵天告诉他们的。

所以西绿柿打算从零开始——从起名字开始。

佐尔。

西绿柿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并且告诉我...

【闲话】幻想与乱想与糊弄小孩

小学的时候看小说,看游素兰的《天使迷梦》。我爸问我看什么,我不想多给他讲,就说是胡编乱造的。然后他也没多问,说:“那就是糊弄小孩的东西,你看得这么起劲”然后走了。

让我来划一下重点:

胡编乱造,糊弄小孩。

时隔多年,大学的我在学塔罗牌的时候偶然搜到一部塔罗牌主题的奇幻小说(或者说是儿童文学吧,介绍上说的是“魔幻史诗”,我就这么随便一信),又偶然得到某东阅读优惠券,某东阅读上又正好有这套书,推荐里又正好推荐了一部“当罗琳在幻想哈利波特的时候,某某也在幻想啥啥”的儿童文学故事。我这么一看,这大概是众多“中国的哈利波特”其中一部了吧,又正好优惠券可用,就一并下了下来,读了起来。

然后我大概就...

安诺尼瑟七宗罪之信魔。


“信者必得救,不信者不得,却也是洁净有义的。信魔者必被众军讨伐,在地上不得站立得住。血从约拉地流向旷野,海里的鱼也在血中游曳。”


“有邑罗拿人奎达索自南方来。”


“信魔为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