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怀想与浮影与未醒之梦#9

在浮梁,女人上阵杀敌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前无古人是自然,而后无来者却是因为那夜之后也再不曾有浮梁国。

深夜之中,海水和天与夜是分不开的。雾气像飘荡在深渊之上的冤魂,没有风,也就没人能驱散他们的怨念。船首劈开海雾,我立在浮梁旗舰的甲板上,想象着明翼战船的样子。

距离那时已经过去很久了,几个万年,难以计数的日日夜夜。可我依然记得那时的场景,仿佛太阳落下压碎了巨山,火焰,潮湿的咸味水沫,光,凤凰旗猎猎飘舞的声音,数十面战鼓同时敲响的声音,数百条桨一起击水的声音,数千个水手齐声喊号子的声音,群鸟翩飞扑打翅膀的声音,全都混在一处,形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壮丽的压迫感。上万支火把的光把水面映成了一片熔金...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怀想与浮影与未醒之梦#8

我看见月面姬手持长刀踏着屋脊疾奔而来,对着我划出一个凌厉的圆弧。而我居然一闪身躲过去了——长刀削断了我几根银发,在我脸颊上留下一道血痕。

没错,我无比珍视我的躯体,珍视那个不知名的荑人寡女的躯体。我本是一只飞蛾,好不容易有了悠长的生命,美丽的容貌,哪容得别人因为我“貌美”就来夺走我的面容?

自我离开浮梁,十年已经过去,我已经长出了尾针。

我把手探向后脑,在银白的长发下找到了曾为蛾子的痕迹。长而薄,敷满鳞粉的翅膀下面,是一团柔软的物事,生着薄薄的绒毛,那是飞蛾的腹部,也是尾针的剑鞘。

我还记得尾针第一次出鞘的场景。

银色的细丝喷薄而出,它们缠绕在一处,成一把利剑。我手持那剑,在高高的屋...

【混更】有关怪物的一点东西

“怪物”自古而存之,它们是现实中的存在,而不全是乡野愚民的幻想,传教士的恐吓与小孩的噩梦。从另一个角度说,乡野愚民不会无缘无故幻想,传教士不会空穴来风恐吓,小孩的噩梦也不是他们为了吸引父母的注意而随口胡说。

在你决定要成为崔斯威德堡的一员时,就应该做好这个心理准备,去面对以往你听过的所有鬼怪故事,恐怖传说,没边没沿的梦话以及被吓尿了的农夫的呓语。

不是所有怪物都有袭击人的本性,甚至有些时候是人类在袭击它们。但我们首先的目的是保护人类免遭怪物的袭击和迫害。

怪物的来源有很多,有些是天然而凶残的野生动物,有些是巫师们失败魔咒的产物,有些是神代残留的生物,有一些来自地狱,还有一些是万兽之母的子...

【bad bad】那个孩子的故事

我的名字叫零夜,喜欢甜点心。这是我的照片。

呃……什么?其他的?关于我的其他东西……嗯……

没有了。

对的,没有了。

我的母亲只给我设置了这些。我们这个位面上的生物,每一个都是由比我们更高维度的生物们精心打磨、设计出来的,包括我。但虽然母亲只赋予了我外貌与名字,告诉我,我喜欢甜点,但我是母亲最爱的孩子——至少她是这样说的。

确实是这样的嘛。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受我们的母亲直接干涉,这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对了,刚才母亲联系我,说我现在是在咖啡店工作的甜点师了,还给了我新的照片。

咖啡店里只有我,没看见店长和侍应生。这也无所谓,我一个人来做就可以了。

我的店里有时候会有一些相当神异的客...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怀想与浮影与未醒之梦#7

破败的高宫广厦之中,陈旧暗红的绒毯,踩惯了森林落叶的我踏在那薄硬的毯子上,竟产生了一种踩着林中落叶的错觉。临苍就在红毯的尽头,手持一束象征吉祥如意,却已经班枯萎的白菖蒲草。自我离开,那是过了多久呢?我已经记不清了。他依旧年轻而俊美,但岁月却已经把沧桑藏在他眼眸的深处。月面姬没有来,我知道是她失宠了,但却没法感受到丝毫的喜悦。

皆因那并不是我得胜,而是临苍不要她了——他不在需要一个鬼女的陪伴了——于是身边又来了另一个荑女,另一个鬼女。

临苍并不知道我就是从前那只伏在他衣带上不肯下来的幻灯蛾。那日我称自己是西方密林的荑人仙子,乘龙东渡,来此宝地。我被迎入宫中,层层叠叠的、积了灰尘的薄纱柔幔中,...

【恶都事典】怀想与浮影与未醒之梦#6

一只轻若无物的幻灯蛾死在了炉子边,风一吹,它就落进火堆里,被火焰吞没了。

我有了那荑人寡妇的形体,面容,腰脚,还保留了一些自己曾为飞蛾的特征,肚子里面也怀着这身体之前的主人与她情人的孩子。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里,我把他生了下来,果不其然是一条带鳞的爬虫。他身上铺满了白色的细鳞,看起来柔软又弱小。这只小生命在羊水和粘液里哭嚎扭动,也许是混血的缘故,他长着四只小小的脚爪,脖颈上有一些细细的绒毛,看起来也并不十分像一条蛇。

继承别人的记忆确实会有些益处,但也有其弊端的。现在的我知晓了许许多多的草药和炼金术知识,但面对那条幼小的爬虫,我理智上知道自己是“爱他”的,情感上却感受不到一分一毫。我拖着自己...

捏了恶都事典系列的各个主角!熟悉剧情和人设的都差不多能猜到是谁吧hhhh

【由于捏人系统限制,德拉格恩与幻灯蛾夫人没有出场】

【恶都事典】怀想与浮影与未醒之梦#5

因为宙明的最后一个故事太无聊了,所以我就要他再讲一个。于是他就讲了巨蛇与荑人女药师的故事。他说:

“在巨蛇还活着的时候,女药师每天都来采药。巨蛇通晓天下所有草药的名字。女药师总会找一些奇花异草来问巨蛇,让巨蛇告诉她那些花草的名字。女药师总也难不住巨蛇,有一天,她动了心眼,用九种花的花瓣,七种草的叶子,花了一整天时间,自己做了一种世界上不存在的花来,想要把巨蛇问倒。

等到女药师带着她做的奇异之花来到巨蛇面前,巨蛇见了那怪异的花,不禁笑起来,说:这我也不认得,不如你留下来,慢慢地告诉我这是什么吧。

女药师见到月亮已经升得高高的,就留下来,躺在巨蛇身边,同巨蛇度过了一夜。

巨蛇的身体很暖和,...

不高兴

讲道理,我很不喜欢所谓的“吃粮小号”关注我。我写的又不是什么诲淫诲盗的东西,怎么不值得你用大号关注吗?你是觉得看我写的东西很令你丢人吗?我从不要求谁红蓝评一条龙,对吧,但是现在好像是有些人连正经的网络身份都不肯让我知道啊。

【恶都事典】怀想与浮影与未醒之梦#4

有bug,已经修改,王子的十二个魂魄

——————————

宙明先讲了一个鹿王的故事,然后讲荑人大英雄的故事,接着讲拥有十二个魂魄的王子的故事,最后讲黑衣少年斩巨蛇的故事.

宙明的第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原野上有一头极大、极美的鹿。他的角直抵天空,白云在角边环绕,四蹄踩踏大地,青草在蹄边欢歌。每到白天,阳光穿过鹿角和白云,在地上投出漂亮的云影。这就是古代荒野中鹿的灵魂,云鹿。云鹿每天都绕着广袤无垠的大地飞奔,他把大地踏平,踏得更大,让高耸的山脊变平,让平整的土地低洼,这样就形成了多种多样的地貌。

每年的冬天,云鹿美丽的大角就会落下来,落在大海里的就化作丛丛珊瑚,落在大地上的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