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伊该谢亚记#3

2:1 我再次降临索贝安城,化身为男子。城中的民欢欣鼓舞,好似节日。有小丑穿紫袍,戴尖帽,拿杖子,挨家挨户地讨要柴禾。我问:你们这是在作什么呢?小丑就作出滑稽的怒目,对我呵斥:“喝!大胆的刁民!你竟敢这样对大法师讲话?我向这户好人讨要柴禾,到广场上去烧死行邪术的巫师哩!”众人就都哄笑。屋内的女子把一捆柴给他,那人拿了柴就走了。

2:2 原来今日是七月初三日,是索贝安城的节日。众家都抬出新酒和肉食,又用蜜、油、细面和果脯作饼,这都是为了节日的宴席而准备的佳肴。

2:3 索贝安人邀请我与他们一同进宴,一同观看广场上的歌舞。

2:4 我又见一小丑,穿黑袍,戴圆帽,拿马蹄铁,挨家挨户地讨要柴禾。我问:你也讨要柴禾,难道也要烧死行邪术的巫师吗?那小丑说:“伟大的圣子安诺西索斯怎么能容得下此等罪行?快快把你的柴拿来,诚心祷告,我好免去你下地狱的罪行!”

2:5 我见了这境况,就向那小丑大大地发怒。


第二章很短。因为我气糊涂了,写不下去了。时间一久,也不想再写。那时,我一怒之下返回天堂,连酒也没想得要为基法带。过了一个月,八月初一日,我去探望基法,与他说话,把这事告诉了他。基法见我发怒,就宽慰我。

索贝安,索贝安。它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城?为什么他们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他们嘲讽通晓魔神那远古咒术的法师,也嘲讽安诺尼瑟教教士,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能让他们看得入眼的呢?他们何以如此傲慢?

基法却不恼怒,他说,下次让他去看看吧。

我又拒绝了。我告诉他,那里太过危险,我无法想象他被一群信魔者、行邪术者包围的境况。那些人心中素来是没有“圣洁”一说的,他们见了美丽温柔的东西却只想毁掉它。

如果你同我一起去,他们便不敢了。难道伊该谢亚会害怕信魔者和行邪术者吗?基法这样问我。我当然不会怕他们,我只是怕基法伤痛,倒下,挨着地上的尘土而已。

基法的住所虽然不起眼,但并非完全与外界隔绝。他说前不久有一位天使过来,他们在庭院中礼貌地打了个照面。那位天使看起来强力壮大,有一双引人注目的雄鹰的翅膀,像是虔心的凡人把灵魂寄托为天使的。基法对此感到快乐,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和那位天使成为朋友了。但那位天使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来过,他希望我去问一问那位有着雄鹰翅膀的天使,为什么最近都不到边境来了呢。

可是我找遍了天堂,没有见过这样一位天使。有天使告诉我,纪律天使利帕兰亚曾经与他有所来往。于是我去问了利帕兰亚,他说那位德拉格恩天使最近没在,去了哪里,他也不清楚。我看见利帕兰亚应该从“他“变成”她“了。

是什么令她作出了抉择?

如果有一天基法也变成了“他”或者“她”,我该怎么办呢?然后我便开始幻想一个女性或是男性的基法。事实上,基法的轮廓与相貌都与我绝似,而我的体格与面庞,却又是天使当中最“不偏不倚”的那种。天使们虽然没有性别,但在身体形态和面貌上不时地会有所偏向。利帕兰亚骨架纤细,看起来便更像是凡人的少女。塞利谷则强壮,像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在我的认知里,基法就应当是现在这般模样,而不该有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胸部,也不该有坚硬的轮廓和粗大的骨架。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来临,我不会阻挠基法的决定。但我心中还是暗自祈祷那天不要来临。

基法对索贝安很有兴趣,他让我多给他讲一些那里的奇闻异事。我就给他讲了再次遇见那位黑发女子的事情。那是节日的当夜,索贝安人们在广场上竖起巨大的柴堆,烧掉了一个假人。女子在热灰里烤了苹果,淋上蜜吃。我去与她攀谈,她就把苹果分给我。我问她,你们这是作什么呢?女子说,只是一群人在为自己找一个纵情欢宴的理由罢了。我又问女子:为什么欢宴也需要找理由呢?

基法说:凡人不像我们呀。凡人的生活是有很多苦闷的,苦闷太多了,便忘记了欢乐。一边想不起如何开怀地笑,一边惦念自己是否已经很久没笑了,于是就需要一个理由,让自己再度笑起来。

事实上,只要他们皈依安诺尼瑟,就能在天堂乐享永福了。可是索贝安人永远也不会这样做。

基法问我:伊该谢亚,你有没有想过在索贝安传教呢?

这已经是基法第二次与我谈论这个话题。但我确实是没有的。我从来想的便都只有如何降下罪罚的硫磺雨去毁灭这城。

要不,基法说,下次我和伊该谢亚一起去,如果城里有六个义人,善人,愿意跟从安诺尼瑟的人,你就不要作那事,不要毁灭那城,好吗?

我答应了基法。不论何等的恶德之地,也不会连六个义人,善人,愿意跟从安诺尼瑟的人也找不到吧。况且,那黑发的女子不愿喝术士到在杯中的水变成的酒,又有智慧,是个义人。这么说来我们只要再找五个义人,这事就成了。

基法听了就笑我:伊该谢亚老是想着惩罚别人,当心被席下们派去管地狱噢。我可不会和你去的。

这是自然,我也不会让你去的。我说。

但事实上是,我已经被裁决大天使席下下达指令,成为地狱的君王了。

我并没有质疑的权柄,只能服从席下的命令。然我又是以什么样的能力,成为地狱的君王呢。

我会幻想,幻想庞大复杂的天界是一台精密无比的机器,是玛拿耶席下的伟大构思。我们,天使,恶魔都是这机器上的一个零件,我们无需去了解机器如何运作,只要忠实地执行即可。或者说,我们根本无法了解其运作过程,这是我们与上一阶的天使,和下一阶天使与我们之间无法逾越的天堑。

但那终究也是幻想罢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