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伊该谢亚记#5

比地狱更加黑暗的是什么地方呢。是索贝安城了。

我被困在城里,陷入惊惶,甚至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身边是冰冷的混沌,我伸出手去,触摸到的也只是冰冷。那里没有一点光,也没有风,没有什么在束缚我,但我却无法挣脱。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是有火从黑暗中燃起了,我听见火焰燃烧的声音,没有感到热,却感到了冷冽的灼痛。

什么是冷冽的灼痛。这形容就像“咸的蜜”一样可笑。

我感到火在烧,它明明在烧我,我却感觉不到热,只是痛楚和冷,仿佛火是冷的,冷火在烧我。

火熄了,终于有光透进来。我的左手手背上出现了一个丑恶的印记。圆圈里圈着一颗龙头,龙口中衔着一根蜡烛,烛火漆黑。

这印不光烙在我手上,甚至在烙在我心上。它源源不断地向我传来不属于我的欲念,指挥我去做违背我意愿的事。凭着这印记,我知道了我的主人名叫吉玛·黑火,是索贝安城的法理魔相。

主人并没有完全剥夺我的自由意志。

停下。我在写什么?为什么我会把吉玛·黑火称作“主人”?我还没有弄清我被关在了什么地方,我还没有找到基法,难道我连反抗都没有开始,就要屈从了吗?

不过……我收到了来自主人的第一个命令:用生命保护梁青绡小姐。

梁青绡就是那不肯喝下亵渎之酒的黑发女子,她是吉玛·黑火的女儿。

我相信这是圣父的旨意了。当索贝安城破灭之日,她将在我的双翼之下离开这座罪恶的都市。

吉玛·黑火主人到底是怎么通过那印记控制我的,也是个未解之谜。那个夜晚我如平时一般在殿内休息,天使不需要睡眠,而我习惯深夜祝祷。当我祝祷,就会看见一些支离零落的景象。有些是经上的话,被折射成了图像,有的是美丽的风景,有我,有基法,我们嬉闹玩乐,快乐地追逐着。但是那夜的祝祷突然便陷入了无光的深渊,紧接着,火焰烧灼着我,我变成了吉玛·黑火主人的仆从。

现在,服侍主人是我的第一要务了。

为了保护青绡小姐,主人教我冥想,赐予我在冥想之中观视过去与未来的能力。沉思程度越深,所能看见的景象就越远,越真实,甚至能超越视觉,获得其他的感受。

我化作蝴蝶的形态在青绡小姐身旁服侍七个七天,观视到了一次严重的、致命的事故。主人警示了青绡小姐,令她拒绝女伴野餐的邀请,远离城外的那片小湖,避免了来自嫉妒女伴的谋害。

为此,主人想要嘉奖我。我就祈求说,我的好吉玛主人,请让我见见基法吧。

于是,吉玛·黑火主人带我来到索贝安城中最高的塔,从虚空里拿出一座建筑。我只能这样形容了,因为主人确实是把基法的居所从空无一物的天空里“拿出来”的,就像拿出一只养着小动物的盒子。

那白色的盒子在我面前展开,正方体的六个面悬浮着,它们自动地铺展成阶梯状,延伸到我的脚下,接着就长出柔软的嫩草和鲜花。基法就在花之阶梯的最顶端,坐在长椅上,旁边空出一个人的位置。

那是在等我吗。

看见如此的光景我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愤怒。令我高兴的是主人并没有折磨基法,而他把基法当做某种小动物,放在盒子里饲养却令我愤怒。

伊该谢亚,你过来。基法叫我的名字,拍了拍长椅旁边空着的地方。我一过去,那六块花毯便合拢,又把我们装进盒子里了。盒子里的空间极为广大,有阳光,有天空,有树木和绿草,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珍奇仙葩。我们仿佛置身一座美丽的花园。但我无心闲暇,也无心欣赏美景,只急急地解开基法的衣服,想要检查他身上有没有那个丑恶的烛龙印记。

基法握住我的手,问我在做什么,我就把左手上的印记展示给他。基法说:这是烛阴之龙的印记,这古龙比恶形之龙利次弗更为久远古老,也更为邪恶和狡诈。

我问:他把你囚禁在这里,是为什么呢?基法告诉我:因为他是“源”,是必然要留存的。我不明白,基法也不明白,但那古龙就是这样解释的。

盒子再度展开,我该走了。基法温柔地拥抱我,要我不要担心他。

吉玛·黑火主人又把盒子装进了虚空。

后来我回到那漆黑无物的房间,那里是我的居所。我陷入深深的冥思,看见了景象。

那是一个阴沉压抑的夜晚,无星无月,浓云翻滚。我面向一片林木苍翠的谷底,天气闷热,没有一丝的风,也没有虫鸟的鸣音。整个天地仿佛死去一般,唯有天边掠过的银色影子,以及不知从何方传来某种幼兽呜哇呜哇的哭喊。不久以后,所有声音都沉寂了。我听见瓷器打碎的噼啪声,它仿佛在我耳边炸响,可是我周围没有瓷器,也没有能打碎瓷器的东西。

又过了一些时间,间或有几声哭喊飘过,便再没有其他声音了。哭喊声越发微弱,像是生命即将走向终点。我不忍见到一个小生命就这样在这深谷中未得绽开便凋零而去,便展开双翼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就在此时,雷霆震鸣,暴雨倾斜,雨滴是极为冰冷的,落在我身上,把我从幻像中惊醒。

无光的室内也有淅淅沥沥的声音,这房间外可能是在下雨。

我从不知道雨竟然是这么冷的。

天堂的雨总是温柔的微凉,它的作用仅仅是为天堂带来彩虹和雨后初晴的美丽。我降临凡间的次数并不算多,而这几次里都没有降下如幻境中那样可怖的暴雨。我靠在墙壁上,听着黑盒外的雨声,禁不住地去想,幻像里的哭喊的幼兽后来怎么样了呢。

还有……那幻像究竟是过去还是未来呢。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