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伊该谢亚记#7

最近三次比较忙,争取两天一更


从不知何时起,一些细碎的、悲切的低鸣和啜泣总能飘进我的耳朵。那似有似无的哀歌不时传来,撩拨着我的神经。那哀歌听起来像是示每语,却又不成词句,期间夹杂着没有意义的长音节,像是苦痛的呻吟。我循声而去,来到一座圣殿。

两根柱子立在那建筑门口,一根雪白,一根漆黑。黑白两柱把一扇朱红的大门夹在中间。我是在一个无星无月的黑夜偷偷潜入的,我变成影子蝴蝶,悄悄地飞入圣殿。圣殿中的走廊极长,长得超出了它的外观。如我一般高的蜡烛倒悬屋顶,排成两排,灰火在我身侧无声地燃烧。

这次的灰火不一样了,它是跃动的,是活着的,不再凝滞不动了。

我在无穷无尽的走廊里飞行了快一个小时也没能抵达它的尽头。尽头是一团空无一物的黑暗,浓厚而不可窥视。周遭寂静无声,就连指引我前来的哀哭声也静止了。那大概不是死一般的寂静了,而是临终之际最后一口气呼出之前的寂静。

但临终之息始终没有呼出来,寂静也就一直盘桓不去。

细微的焦躁和不安在我心中一点一点地凝聚,它们在变大,变强,最终吞噬掉了我所有的耐心。

这恐怕是个误会,或者干脆就是个无聊的骗局。我这样想着,转身去,准备离开。

索贝安城总是会有出乎我意料的邪祟秘密。

就在我转过身去的时候,一扇门出现在我背后。那走廊已经消失了,一扇带某种邪恶封印的门截断了它。我重新化成天使的形貌,伸手推开了门。来自天堂的绚丽光华令我心情大好,但同时,那哀哭又回来了,变成了压抑的乞求。

一个声音乞求道:“主人,吉玛主人,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另一个声音也乞求道:“主人,我的眼睛也看不见了。”

我听出了布尔泰亚的声音,炫光之中,他红铜色的美丽长发闪烁着犹如朝霞一般的光,但他的身体却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了。

布尔泰亚的双翼被冰一样的、微微发蓝的锁链紧紧地缚在身上,身体又缚在一根黑柱上。两只黑色的爪子从黑柱上伸出来,捂住他的双眼,又把布尔泰亚的头颅紧紧扳住,贴在柱子上。他全身只有双手可以动弹了,就在布尔泰亚的手下,是一张漆黑的诵经台,台上则摆了本手抄书。

另外两位天使,泽布拉和路德谢亚,他们的境遇同布尔泰亚相差无几。不过是换成了白柱和红柱而已。

那时,在我偷偷潜入的时候,看见一切的时候,我的吉玛·黑火主人正立在路德谢亚面前,读赤红诵经台上的抄本。每当他读完一页,便给路德谢亚一个指令。路德谢亚就伸出手去,替他翻书。

替他翻书!

翻书!

仅仅是翻书!

三十六位大天使中,最富智慧,最善于思考的三位,就这样被锁在柱子上,替一个行邪术的术士翻书吗!?

哀哭之声就是从他们口中发出,我听见他们的声音,就大大地发怒。我抽出蝴蝶轻吻,狠狠地向吉玛·黑火抽打。时间仿佛变慢了,蝴蝶轻吻一点一点地落下去,被那术士轻易地躲开。他伸出手来握住鞭梢,向身后轻轻地一扯,我就随着那力道漂浮起来,在半空中打旋。

我使不上一点力气,双翼徒劳地扑打着,鳞粉剥落,在空气中逸散开去。

“玄。”吉玛·黑火发出了一个音节,这是一则咒语,也是束缚,更是他赋予我的新名字。我不懂这个音节的意思,但通常而言,当这个音节被发出的时候,我必然要出现并且听从命令。

于是我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压迫,在吉玛·黑火主人面前下跪。

布尔泰亚、泽布拉和路德谢亚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又发出了那细碎悲切的低吟。

我救不了他们。

我甚至救不了自己,也任由基法被当成可爱的小动物,关在漂亮的小笼子里。

基法,基法啊。

吉玛·黑火也不读书了,他令三位被折磨得面目全非的天使合上书,自己出了门去。却独独把我留在圣殿中。三柱光从看不见尽头的漆黑天顶撒下来,正好落在三根柱子上。我上前去翻动诵经台上的抄本,发现那抄本虽然使用凡间的纸张,内容却来自天堂,并且由天使之手写成:《伯雅米书》,《彼特烈书》和《以嘉莲亚哀歌》。字迹变了,我认得出来,这不是天界抄写员们的字体,天界的抄写员们会学习一种专门用来抄录书籍的字体来进行抄录工作的,而这只是普通的、甚至有点难看的手写体而已。它们的原件应该还在大图书馆,那么,这些抄本到底是谁写的呢。

我在封一处发现了字迹:献给卢修斯。

卢修斯。我听过这个名字。他是一个信魔者,是在神龛中祭祀魔神的。他就在索贝安城里。一个能够接触到天界文献的人抄录了这些内容,送给了他。

是的,天使当中,出现了反叛者。

我会找出那是谁的。

但现在,我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我重新捡起蝴蝶轻吻,试图震断锁扣三位智者的锁链。如果我连眼前的同胞都无法拯救,我还能作得什么呢。但是路德谢亚制止了我,他说,伊该谢亚,你是光中所生的第一天使,你比我们都要强大,现在,去吧,不要管我们,如果你在这放走我们,那术士恐要震怒,降罪于你,到那时,我们的希望就灭尽了。

布尔泰亚说:伊该谢亚,你是暗影。

泽布拉说:伊该谢亚,你是希望。

我挨个亲吻他们满是泪痕的面颊,与他们话别,化作蝴蝶,离开了邪祟的圣殿,把我的同胞们留在身后。

我飞过倒悬灰火的长廊,飞过黑柱、白柱与朱红的大门。天已经破晓,我寻得一朵带露的水仙,栖息花芯,并幻想那是基法的怀抱。

蝴蝶的眼睛不会流泪。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