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伊该谢亚记#9

5:6 我在这众恶之城中,度过了无数的年岁。我看见巫师令太阳与月亮升起,令雨雾蒸腾,令大地四季都产出瓜果与鲜花。

5:7 我也看见圣子的造物,那生双翼的,有光冕的,与生尾巴与蹄子的,在城中为奴仆。术士令他们建宫城,那城高耸,与太阳比肩。

5:8 我看见术士在宫城中独自宴饮作乐,两位天使侍立一旁,作酒政和膳长,一位把葡萄挤在他杯里,另一位为他蘸饼,递到他手里。

5:9 又有两位地狱的大公,使唤火焰,用汤炖猪和羊的肉。

————————————

我心有刺,如疯长的荆棘。那印揭去后,我竟不能再见基法了。基法身在术士处,我若见那术士,则必重新受印。

我岂能作那事呢,若我再受那印,岂不是把镣铐束缚自己的脖颈么。

一日,我停在水池幼荷上,啜饮露水。有大阴影投下,竟是一魔,名为波列斯者。他对我说:愿光中生的你安好。你不要以神圣的名赶我,我们在吉玛·黑火的咒印下,日子苦如茵陈。

我说:我不赶你。

波列斯又说:斯刻抹已经不在道上,却还不醒悟,我们终日在术士的书房服侍,还是晓得些秘密。我把秘密交到你手上,求你救我们,求你速速救我们。

我说:你把秘密告诉我。波列斯就说:吉玛·黑火是强大的术士,他有大能,已经逼近魔神了。他的邪祟巫术把我们攫去,令我们作仪式的牺牲。仪式是凡人不可见、不可知、不可触摸的,他就如天上的父一般,在行创造的事了。伊该谢亚,地狱的君王,求你把吉玛·黑火带到地狱,我们好用烧红的叉刺他。

我应允了波列斯的话,却为了见基法,转身把话传给了吉玛·黑火:我主垂怜,吉玛·黑火主人!在您的奴仆中,波列斯是对您最为不忠的。他窥探了您的秘密,又煽动您的奴仆起来反对您。

那术士说:你说得好。于是他用咒术把波列斯召来,在我面前撕碎了,又对我说:为此,我将赏你。

我说:我在主人面前蒙恩,是有福的。请主人赐我与基法见面。

我如愿以偿的同基法见面了。也许是术士并没有发现我的印已被揭去,他并没再给我新印。基法不在白盒里,却是在吉玛·黑火的工房中的。我照样同基法亲昵,基法却不愿同我亲近。我问起缘由来:难道你不思念我吗?基法就问我:你为什么要欺骗波列斯?我思念伊该谢亚,而不是披着伊该谢亚皮的骗子。

直到我离开,基法都不愿接近我,也不愿同我多说话,为的是我欺骗、背叛了一个地狱的魔鬼。基法命令我忏悔,但我却丝毫没有以之为耻、以之为罪的感觉。但我还是忏悔了,为我欺骗、背叛了一个地狱的魔鬼而忏悔。

后来我问基法:波列斯说吉玛·黑火在进行仪式,你知道那是什么么?

基法说:人存活,就该想到自己死去的那天。世界存在,就该想到它灭亡的那天。伊该谢亚啊,我所做的事,都是自愿的。

我还想问基法到底在做什么,什么自愿的,但是我们会面的时间已经结束了。基法的话令我感到恐惧,我隐隐地看见未知之物投下的庞大阴影,除了阴谋与危险的,什么都感受不到。

波列斯说创造与牺牲,基法说死去与灭亡。我想,索贝安的罪行,就是这了。创造是天帝阿诺内斯的权柄,就连终天圣子安诺西索斯也只能以圣父之名创造。这个吉玛·黑火术士却试图僭越天帝的权柄,去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么?

我不能想像那术士造男女的模样,就连想象一下都是亵渎的罪行。而基法却自愿地加入了他的计划么?我不该相信基法的话,我宁愿相信他是被蛊惑,被胁迫,或是暗示我他并不是那样想的。

——他没有印记,他绝不会屈从于吉玛·黑火。

因为基法是完美的,是神圣的。

我从术士的书房中离去了,但进去的路我是记得的。

————————————

5:10诸圣啊,予我力量。

————————————

吉玛·黑火的工房在高塔的最顶上。我向那极高的高空飞去,把整座城都看在眼下了。它看起来只是一座美丽的、无害的花园而已,可是谁又知道这美丽、无害的花园却是众天使与魔鬼的为奴之地呢。

我停在高塔的窗台上,向窗内看去。房间内杂乱地堆放着许多东西,灰色的碎玻璃块,稿纸,还有一只巨大的钟。钟是停的,一动也不动。但是基法不在,唯有一个黑发的童女,同一个男孩在玩那些灰色的玻璃块。

童女我是认得的,就是那不肯喝亵渎之酒的女子,但却不晓得她为何又变成了童女。男孩我没有见过,但看起来似乎是她的友伴。

我听见那个孩子说,梁,我为你捉那只蝴蝶。

我就飞走了。

梁是她的名字。这是索贝安破灭之日我要从中拯救的头一个人。

但是……基法呢?

两个孩子很快就在书房里玩腻了,男孩拉起友伴的手,走了。我回到房间里,细细地搜索。

稿纸上画了许多奇怪的东西,有一些文字作注解,我仔细一看,竟然是基法的字迹。我捡到几团碎纸,纸被撕碎又揉成团。我把纸团打开,拼好,看见纸上画了蝴蝶,涂黑了。在蝴蝶的旁边,基法用凡间的语言写道:“我也要做个有用的人。”

我感到极大的震撼。长久的年岁以来,我陪伴基法,保护基法,一切都曾想到,却唯独疏忽了这个。基法是天使,是被我夺取了伟能的天使,基法只能住在边境的小屋里保守这个秘密,保守创造天使之初便犯下错误的秘密,我却成了第一天使,我挥舞长鞭驱赶恶魔,我是地狱的君王,而基法呢?

难道基法是为了“价值”而与吉玛·黑火一道“自愿”作那些事的么?

对不起,基法。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