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伊该谢亚记#11

在我不在这城的十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城主的女儿,先是青春的女子,又变成童女,现在又是青春的女子了。与她一同的童子,也变成勇壮的青年了。

冥思之中,我有强烈的“事已经近了”的感觉,七日之后,这城就要破灭。我记得我冥思之中的幻象,它们就要成真了。

人工制造的月亮升上天空,在这夜色最深的时候,午夜的丧钟无声地震响。

在夜晚静寂无人的街上,我遇见了迷惘逡巡的同伴。塞利谷背着剑,坐在打烊的店铺门前,如同一块巨石。他看见我就向我挥手,召我过去。他眼里尽是迷思,问我:“伊该谢亚,你是我们之中头生的,我感到术士的印不在我身上了,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感到很久之前那印就已经不在了,但是我没有告诉塞利谷。塞利谷又说:“伊该谢亚,我还知道伊乐耶的印记也不在了,这是怎么回事?是圣子听到我们的祷告了吗?”

我坐在高大的塞利谷身边,一手攀着他的肩膀,陷入思索,最后告诉他:“塞利谷,赞颂吧。是圣子降福,破除了吉玛·黑火的邪恶咒术。他的咒术在明光之下不堪一击。让我们寻找更多的友伴来,一起摧毁这罪恶之城!”

七日,七日。

我不知道“索贝安七日之后就要破灭”到底是因为我和天使们的奋战还是这城自然招致的天罚,但终天必令我得胜,必将胜利的冠冕戴到我头上。

直到那天夜里,我才知道地狱中魔鬼的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我看见长街的尽头有人前来,那女人形貌美丽,背上有八根蝎子的尾巴。那些乌黑油亮的尾巴在她身后一摇一晃,折射着冰冷的人工月光,无比的美丽却也无比的危险。塞利谷拔出了剑,挡在我面前。

对的,这女魔就是阿示瓦了。

从前基法对我讲过那些古代魔神的故事。他知道得很多,讲得很细致。但基法所描述的与我今天得见的却大相径庭。在基法的描述里,黑天女是个博学的魔法专家。依照我的理解,大约是不亚于吉玛·黑火的术士。但我面前的女魔看起来并不像一个魔法家。她的弯角向后伸展,蹄子健美有力,爪子也尖锐,好像最锋利的剑。她一看见我就迎上来,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叫我的名字,说着吉玛·黑火的印记已经无效了,她可以与我双宿双飞,蝎子和蝴蝶真是绝配之类的话,却被塞利谷的剑拦了下来。

她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但也没有发作。

我就问她知不知道魔王斯刻抹的事情,阿示瓦立刻换上美艳的笑容,嘴里说,斯刻抹是个叛徒,他已经完全倒向吉玛·黑火了。

我又问起缘故来,阿示瓦告诉我,我感受到她笑容里的悲切,她对我说,斯刻抹认为自己为作恶而生,既然吉玛·黑火奴役众魔为恶,那么他便应当尊吉玛·黑火为主。

塞利谷回过头来望我,阿示瓦也望我。我就垂下眼去,谁也不看。

他是一个摘不下面具的反派。我这个管帘幕的舞台小工,也确实该做些什么了。

于是我吩咐阿示瓦和塞利谷:把所有除去了印记的恶魔和天使,日出之前,都召集到我面前来。他们领命去办了,我也该去兑现我的承诺了。

我还记得自己那”六个义人“的承诺。

但我要从何找起呢?我在城中飞行,派遣影子蝴蝶作我的眼睛。我看见有为奴的天使,持剑在广场上夜巡,有巫师路过,就把风和露珠变成掺蜜的奶,给天使解渴。我又看见有健壮善跑的人,追捕凶贼却被绊倒,摔断了腿。术士用咒法把腿上的伤换到凶贼身上去,贼人就被捕获了。他们是行邪术的,却又是在行善的,那么算不算得义人呢?那天使喝了亵渎的甜奶,却又是堕落的了。

这便是索贝安的可怕之处了,它颠倒了善恶,令天使为恶,邪术士却在行善。

那时,天使喝了甜奶就与巫师道别。我收拢翅膀降临在他面前,他就与我斡旋,好让巫师赶快逃走。

那天使是庇护弱小者不受欺凌的法亚敏。我看起来像个欺凌者吗?

伊该谢亚啊,祝你安好,得蒙圣恩。法亚敏举杯祝我,说:掺了蜜的奶真是美味,你要尝尝吗?

我说,我从不喝这亵渎的东西,并打落了他手里盛奶的杯。杯没有掉在地上,它一脱手,就变成潮湿的雾气和凉风了。我责问法亚敏,为什么要喝它。法亚敏说,是那位好先生见他夜巡很累,想要让他恢复活力才给他喝的甜奶,他应该接受并感谢好意。

我痛斥:你本是灵体,灵体不知疲倦,不知饥渴,喝甜奶恢复体力是何道理?他是行邪术的人,只有圣子与圣父才有创造的权柄,你岂不知么?他用风和露作奶和蜜,就是亵渎,就是罪行,你岂不知么?

美丽的法亚敏有钢铁一样银灰的长发和仙鹤一般黑白两色的翅膀,他张开双翼腾空而起,咆哮的声音如鹤的哀鸣:你满口都是圣子和圣父,当我们被烙上印记的时候他们在哪里呢?你又在哪里呢?我本是灵体,灵体不知疲倦,不知饥渴,可是这些术士依旧给我美味的饮食,依旧给我舒适的卧床,当我为他们搬起十个大力士也撼动不得分毫的巨柱,他们给我赞誉和感激!试问啊,伊该谢亚!你说这城是万恶之城,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厚待我?你说我们在此为奴,为什么主子要厚待奴仆?

我反问他:难道你在天界没读够感恩的赞词?难道你在天堂没听够赞颂的圣歌?万千信众对你的赞颂你听不见,却要来索贝安城听几个交鬼之人的感激?

法亚敏说:信徒赞颂我是因为我是天使,他们赞颂我是因为我帮助了他们。赞颂若没有功劳的支持,就像没有根的花朵,开过即败。伊该谢亚,掌管惩罚,性情峻烈的地狱君王,你可能从未因为什么而被赞颂过吧?自然也不知道领受无功之禄的愧疚吧?

我听了法亚敏的话,就大大地发怒,用蝴蝶轻吻抽打法亚敏。他的身体和翅膀慢慢地裂开,凋零,最后化成灵质散去了。我从未见过天使的死亡,最后,他的灵质像雾气一样散去了,在彻底地飘散,无迹可寻之前,他对我说:

你知道沙希尔穆亚为什么离开我们吗?

我才不关心什么沙希尔穆亚。

既然我掌管惩罚,是性情峻烈的地狱君王,那这城有没有义人还与我何干呢。

索贝安的天罚必将降下。

——————————

6:1 万千的灵,你们当起来!不论你们是属光的,属烟尘的,管书籍的,拿刀剑的,还是逼迫众生的,都起来,到我伊该谢亚面前来。

6:2 你们当赞颂你们的主,你们的天上之父,为的是他把你们的印揭去,令你们在这为奴之地得自由,又把敌人交到你手里。

6:3 你们当手持刀剑,若是谁在你们面前站立,你们就要斩断他大腿的筋。若是谁在你们面前下拜,你们就要斩下他的头颅。因为这城是属魔的,城中的民也是属魔的。

6:4 你们的刀剑上当有鲜血,谁的刀剑若干净如同新雪,那么他便是当受诅咒的。

6:5 你们不必惧怕,因为你们是奉伊该谢亚之名杀那城的人的。伊该谢亚把刀剑交到你们手里,你们当把血交到伊该谢亚手里。

——————————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