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伊该谢亚记#14

后来,我离开了那空旷可怖,漆黑无光的“奈林斯宫”。我承诺众子在日出后就可以各从其愿,自由行动。但是,太阳并没有升起。索贝安的太阳,不过是假的、人工的造物罢了,那时,我对汇聚过来的众天使与魔鬼说,他们将信将疑,不愿意看我。我无意去统御他们,但他们却希望我是他们贤明睿智、坚定无畏的大君。我岂能作得来这事?我不过是一只蝴蝶,一只受了天光的蝴蝶罢了。可众子的话已然传递出去,我,伊该谢亚,就是他们的大君了。

曾几何时,我确实是这样想过的:我看过索贝安城灭亡的幻象,我能预见未来,我要带领我的弟兄们走向自由,但是我好像连与我同生共死的无翼天使基法的自由也没能保全,又有什么脸面说自己能率领众天使与众恶魔呢。痴人说梦罢了。

这样一看,基法确实是不属于我的,我根本不配拥有基法。

————————————

7:1 去吧,光的子嗣,把你们的烈怒往敌人头上发去,要令他们血流如河,要让他们的骨肉分离,堆积地上,如同高山。

7:2去吧,烟的子嗣,把你们的咒诅往敌人灵魂发去,要令他们在地狱的火焰中哀嚎,要让他们魂灵被碾碎,从磨盘下漏出去,细碎如同磨过的面粉。

7:3 影的子嗣,我不打发你到战场去,你当立在高处,把这大城的哀鸣聆听,记在心中,为的是日后传我的道,你就能对人讲述,曾有一座行邪祟法术的大城在我的威压下灰飞烟灭。

————————————

索贝安城,丧钟已经为她鸣响。惊慌的居民涌上街道,他们哀鸣,乞求,乞求每一位知道名字的神仙,乞求拯救,宽恕和原谅。我们的权能已经彻底摆脱了吉玛·黑火的禁制,我们已经完全地自由了。我与众天使一同旁观着这场盛大的毁灭。

我看见高高地立在城垣上的梁,恍惚之间,我便以为她就是这索贝安城的化身了。她极力去握某个人的高高举起来的手,却最终也没有握到。梁消失了,凭空失却了。那个人是谁呢,是什么人能有如此的幸运,在索贝安灭亡之际,得到这城的化身亲手相救?又是什么人能有如此的不幸,与这无上的拯救差之毫厘,失之交臂?

我从前的幻象一个接一个地应验了。冰冷的、恍如银河的巨剑像索贝安城斩落,瞬间之内仿佛天地都为之碎毁。索贝安的人工天幕已经破碎,我们终于得以出城去。我们把不善战斗的天使和恶魔围在中间,护送出城。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我看见了操作巨剑的那个人,还有吉玛·黑火所说的,月光为冕,鹰翼的天使德拉格恩。

这卢修斯就是我在幻象中见到的,“明明是男人,我却非要认为他是女人”的人了。此人的双眼中仿佛藏着一整个宇宙,毁天灭地的力量在他手中盘桓流转。圣母法玛——对的,她就在他身侧,但是我不很确定,我没有在她身上感受到神圣的光辉,也没有以嘉莲亚席下记载的“三重的光冕”。我不敢确定了,也许她只是个与神圣的母亲面容相似的凡间女人,但我不相信一个凡间女人会在如此强大的力量面前镇定自若,还凑得那么近。

随后——也不存在什么随后了,获得了自由的天使与恶魔,各自离开,我也没有讯问他们去了哪儿。

我守在那城的上空,寻找着,期待着,但我没看到吉玛·黑火,也没看到基法。基法的牢笼,和我们曾经的邪恶的主子,全都如同清晨的露珠一般消失不见了。

天光巨剑也溃散而去,我看见卢修斯倒下了,形貌酷似圣母的女人搂着他,焦急地大声呼唤,可他再也没有醒过来。后来,那位德拉格恩来了,他接过无法醒来的卢修斯,展翅而去。

满目的残垣断壁,火焰和血,满耳的哀嚎,哭叫,祈求和咒骂。我不想说什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话。就连我——对的,就连我,这个唯一能拯救索贝安的天使,也没有坚定地想要拯救他们。一开始,我认为“必要之恶”确实是必要的,否则善就无法被凸显。后来我认为这城就是显现于世的罪恶之极,我必须毁灭她。再后来,我说,只要这城里还有六个义人,我便要拯救他们。再最后,唯一的义人也不肯跟我走;最后的最后,我连基法也失去了

索贝安城不可避免地成了一堆渐渐冷去的可悲灰烬,我的雄心壮志,什么救赎,什么拯救,也同这城一并碎毁殆尽了。

基法说想要做一个想伊该谢亚一样有用的人,却不知道伊该谢亚是最最没用的一个。

不。

我还——

我还可以复仇,我还可以把灵名泄露的始作俑者捉拿归案。

德拉格恩——那位人造的伪天使。他已经从混乱中脱身,不在这里了。但我会找到他的。

我的蝴蝶会送他轻轻一吻。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