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虚像元年#2

大草海

当我把金珠分给几位值得信赖的同伴时,他们都不明白我要做什么。

这些人是我从索贝安中年轻的巫师里挑选出来的,他们学识渊博,勇敢无畏。哈德斯大师问我为什么不带一些“稍微有经验一点”的人,换言之就是为什么不带一些年纪大一些的人。我只含糊地说了个“我们没有那么多金珠”,但实际上,说句实话,谁敢说自己在面对一个时间停滞了的世界是“有经验的”?还不如多来些头脑灵活的同龄人。

卡列柯·加斯是第一个响应我的,他背上了他巨大的移动炼金台(我怀疑那是他所有的家当),来远古之塔找我。他说他懂得炼金术和草药学,说不定能帮上忙。事实上他能帮上的忙比他想象的要多。我们不仅需要他炼制药水,更多的时候也需要他来辨别野外可食用的草药。他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别人,有的会观星象、会用纸牌算命,有的懂得古代龙语。我从他们之中一一挑选,最后选了四个人出来。没找到合适的第五个人。四个人也凑合吧。

死灵法师梅珊·杰奥布瑞克小姐,莱菲斯大师的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学生。这个特里奥·莱菲斯也是相当的神奇了。他跟我一起来的,结果我还在西布莉老师门下当学徒,当了好多年“左鲁斯先生”,他可刚一来就是“莱菲斯大师”了。不过我也是刚知道他有个学生——她比她的老师更像一位“死灵法师”。莱菲斯大师黑衣黑帽,气质更像是医生。而杰奥布瑞克小姐阴沉又冰冷,漆黑的柔滑长发几乎垂到膝窝,手握骨杖,沉静、锋利又美丽。

会说龙语、懂得崖文的海亚斯是我选中的第二个巫师。我其实,挺对不起阿尔捷尔老师的。但黑火大师就是那样安排,我也没有办法。诚然,想要学古典元素学的是我,我这个既得利益者还是不要多嘴的好。海亚斯是阿尔捷尔老师次年选中的学生,据说他是有些龙的血统的,但我也没去考证过。我更看重的是他懂得崖文。那种巨龙用爪子刻在山崖上的文字,蕴含着非凡的智慧。

虽然还是施法者居多,不过我还是有意地找了我的朋友米诺尔。这老兄祖上是被安诺尼瑟教迫害的阿斯莱萨圣武士,力大无穷,武艺高强。我们一群施法者,总得有个战斗能手帮我们吧。

后来我把他们聚集到一起,给他们讲了时间停止与金珠的关系,然后告诉他们:“我们是要探索一个未知的世界。”

卡列柯欢呼雀跃,试剂瓶子磕碰得叮当直响。

再后来,我带他们出了城,在广袤无垠的大草海中跋涉。海亚斯的罗盘一出城就失去了作用,我们试图用太阳来定位,但却发现这里的太阳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太阳”。

它是一只发光的巨大圆环,高高地挂在天顶上,不分昼夜地亮着。我猜它一直亮着,可能也是因为它所在的位置也不存在时间。那么,在这虚像里,到底什么地方才是夜晚呢。太阳永远发亮个,没有夜晚,自然也不可能出现星辰。我们无法辨别方位,直到海亚斯拿出了他的摆锤。

在索贝安,古典魔法和神秘学是两个泾渭分明的学科,也是区别“法师”和“巫师”的所在。古典魔法是九色秘法大学院的传程,我们要修元素学、伊泽隆语、咒法学和基质掌控四门功课,而巫师,我关起门来说话,只是一些靠着自然界中零碎的联系与巧合故弄玄虚的神婆神汉而已。当然这话我只敢在私人日记里随便写一写,断然不能在他们面前说的。

海亚斯提着摆锤,那玩意先是转了几圈,随后就往我们前进方向的左后方前后摇摆。海亚斯说那个方向必然有什么东西,我们应当去看看。我问他,那为啥不去右前方呢,他说,等一会就去了嘛。说罢,还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笑脸。笑得我都不好意思骂他了。

后来,现实马上就给了我教训。

我们往左后方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就在我已经想好了要用什么话去把海亚斯痛骂一顿的时候,我发现了瓦尔迪尼。

是瓦尔迪尼!我以为我再也不会与他相见了!

他躺在草里,我们几乎看不见他。他身上也没有时间的流动,如果不是我们,他大概得永远躺在那儿。卡列柯从他的炼金台里找出一只拇指大的小瓶子,拔开瓶盖,用手往瓦尔迪尼脸上扇了一点红色的气体。吸入了气体的瓦尔迪尼慢慢地醒了过来,坐在地上揉他的银白色的短发。

我使劲拥抱他,也拥抱海亚斯。海亚斯也拥抱我,但是瓦尔迪尼却把我推开了。他好像一点都不想和我说话,也不想和我们所有人说话似的。但我们还是得带他走,至少也得送他回索贝安。

米诺尔问他,是和我们我走,还是送他回城里。在他知道所谓的“回城里”其实就是回索贝安城以后,就一定要跟着我们走了。他说:“索贝安明明被灭了!怎么还有索贝安!一定是鬼城!”

我们都笑,笑声却越来越勉强,最后就完全笑不出了。

我请求海亚斯给我们指出下一个去处,这次摆锤指向我们的左侧。

虚像元年1月2日,阿德杰·左鲁斯于索贝安城外的大草海。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