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虚像元年#3

一些杂事,关于纪年法和瓦尔迪尼

在没有时间存在的索贝安城外,是否需要一个纪年法困扰了我挺久。事实上我也不知道那是多久,只是主观感受上“挺久的”而已。我为了记载此行见闻,强行地把第一次扎营休息作为第一天,第二次扎营休息作为第二天,依此类推。至于实际的情况,全是白天,漫无边际的白天。因为太阳光环不会移动,所以就算地表小范围时间流动,也不会带来夜晚。我们扎营的时候,就用衣服蒙着眼睛睡。梅珊能召唤出一只巨大的造物,笼统地称之为“造物”是因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那只全身由白骨构成的四条腿的玩意。那只造物的身躯上有一只巨口,当我们休息的时候,她便召唤出它来,自己躲到巨口里面去休息。

那东西总让我怕怕的,怕它哪天不知怎么突然不受控制,把梅珊给吃掉了。米诺尔对此毫不在意,他说那个东西他两枪就能戳死。

休息的时候我们喜欢聊一些没营养的话题来放松精神,主要内容是讲自己老师的逸闻。

梅珊很少提及莱菲斯大师,也很少参与我们的话题。唯一一次接我们的话,就是“莱菲斯老师劝我千万不要做医生”。

有一回我趁别人都睡了,小心翼翼地问海亚斯有关阿尔捷尔老师的事情。海亚斯说,阿尔捷尔老师从来都是尽心尽力地教他,没提过“阿德杰·左鲁斯”这个人。他这么说我就有些放心,也不那么愧疚了。海亚斯还拍着我的肩膀宽慰我,其实这也是好事,他可喜欢龙,也喜欢龙的文明,但是阿尔捷尔老师却选了我,他本来以为自己一点机会都没的。正好我想要学的是古典魔法,又正好被黑火大师支到了西布莉老师那里去,这下阴差阳错之中,反而各得其所了。

就在我感到安慰,仿佛一切都真正地完美地运行着的时候,海亚斯对我说:我们很快就要抵达下一个地点,那里可能会遇到危险。

我问那是什么样的危险,海亚斯支支吾吾地,只说他的摆锤占卜不出来,让我们最好原路返回,然后试着向东走。

我说这要等大家休息好了再一起决定。阳光在海亚斯风信子色的双眸里投下阴影,他说好,然后用披风裹了头脸,躺下睡了。

瓦尔迪尼就在我身边,喝了卡列柯的药剂,也睡着了。

他被施了咒,看起来像是索托的手法。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罪了索托。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证明我的这两位朋友都活得好好的。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起来,早一些的时候(这里全都是白天我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我向大家介绍瓦尔迪尼,米诺尔和梅珊都表现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好像那里根本就没有一个瓦尔迪尼在似的。但是出于礼貌,虽然他们两个都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对着他们眼中的一团空气作了自我介绍。

关于瓦尔迪尼,我其实早就认得他的,早在将近十年前,我们两个都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精灵,或者说半精灵吧,他虽然看起来像是精灵,但身体和面庞还是有一些人类的轮廓的。我们的相识就像全世界所有的孩子那样,不知怎么就混在了一起,玩耍,打架,打完架继续玩耍。在我童年里,同我一道玩耍的孩子不少,但其中我最为欣赏的就是瓦尔迪尼。

我可以和很多人成为同伴,但却只与最优秀的人成为朋友。瓦尔迪尼无疑就是那个最优秀的。

有一次我们玩累了,我带他到我家里去吃冷饮。母亲见了他,就命仆人给他洗澡,换衣服,供他吃喝。之后,我看见的瓦尔迪尼不再是那个出奇地灵敏的野孩子了。洗濯干净,换上新衣服的瓦尔迪尼有着不似凡人的精致面庞,我不知道他的父亲和母亲哪一方是人类,哪一方是精灵,但他的母亲必然是个美人,父亲也肯定生得仪表堂堂。我确信,他就是白银境界的遗嗣。但他自己却并不那样认为。听他说,我才知道,他是被安诺尼瑟教作为专门应对超自然事件的杀手而培养的。

我对他说,你有着高贵的血统,你体内留着白银的血液,不必为一个凡人的教会奉献一生。瓦尔迪尼没有应答我,我觉得自己可能说得太多了。

后来,我不再提起,他好像也忘了这件事。我的家庭欢迎瓦尔迪尼,我们年纪相仿父母几乎把他当成了他自己的孩子,我几乎要与他以兄弟相称了。再后来,我领父母之命,到西方的大城,也就是如今已经不复存在的索贝安城去,希望能让我的魔法天赋有所展露。家族是希望我恢复先祖在魔法学界的荣光的,我深知自己肩负的责任,因此非常重视索贝安城门开启的事件。我知道,那时我将会遇到大陆有名的魔法师们,他们将成为我的老师,而我则会把他们的本事全都学到手,成为九色秘法陷落之后,左鲁斯家族中兴的希望。

但是在瓦尔迪尼听说了这件事以后,他跪下来恳求我的父母亲不要把我送到索贝安去。据我的猜想,他可能是觉得我一心想要学习魔法是收到父母的逼迫什么的,可在我私下问及此事的时候,瓦尔迪尼说,行邪术的人是要下地狱受火刑的,阿德杰,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你以后在地狱里被大火烧死。

我要怎么解释呢,瓦尔迪尼最终也没给我解释的机会,他留下了我家的新衣服,穿上了他的旧衬衫,无声无息地从我家消失了。此后我再也没见过他,直到索贝安破灭前的某夜,瓦尔迪尼突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随后又像清晨的露珠一般消失了。

是啊,过了那么多年,他应该已经被打磨成安诺尼瑟的一把利剑,不会再和我这行邪术者一起玩了吧。

虚像元年1月6日,阿德杰·左鲁斯于索贝安城外的大草海。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