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虚像元年#9

精灵的森林

喜忧参半。

天黑了,晚风轻抚,虫鸣阵阵,营火噼啪作响。我和伙伴们围坐在营火旁边,把干粮烘热了吃。梁放在瓦尔迪尼身上的灰律已经消散,我们必须“加强与他的联系”,也就是必须尽量地同他结为友伴,才能令他在我们身边多留一刻成为可能——至少我们得撑到有足够的条件进行炼金人体培养才行。他与米诺尔切磋武艺,与卡列柯下棋,向海亚斯学习龙语日常会话,然后试着和梅珊搭话。但是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当中渐渐地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息。

密林里是有时间存在的,但它却永远是黑夜。天空中那发光的巨大圆环已经离我们而去。我们的金珠已经完全耗尽,若是无法找到替代品,便永远也无法回到索贝安城里去了。

黑暗中的密林危机四伏,瓦尔迪尼五感敏锐,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海亚斯的摆锤开始乱转,不论他卜问什么,是方向还是水源,或是一些“是或否”的问题,那只用古木化石磨成的摆锤都坚定不移地指向东方。这情况很容易令人心生疑惑。一般来讲,占卜者必须从摆锤来回摆动的状态中进行解读,但是这次不同。摆锤好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似的,海亚斯说,如果不是链子的另一头缠在他手上,摆锤就要飞出去了。

梅珊建议他干脆放开摆锤,看看它到底能怎么的。

这也不失为一个方法。但海亚斯怕摆锤丢了,又找了根好长的细绳,绑在了链子末尾。他刚松手,摆锤便以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急速射出,连带着链子和细绳,直挺挺地指向东方。米诺尔伸手弹了一下细绳,它像琴弦一样紧绷,手一拨弄,嗡嗡直响。

这几乎是贴着我们的脸告诉我们东方有什么东西了。海亚斯拉着细绳的一头,走在队伍最前,像牵着寻路犬似地一点一点往前走。

我们跋涉了大约半个小时,大片大片的灯火出现在视线尽头的黑暗中。那些灯火排成一列缓缓地行进。我们距离那队人马越来越近,视线中的灯火越来越多,越来越亮,旗帜飘舞之间还伴随着钟磬的和鸣,以及低沉诵经的声音。那是一队讲阿苏林语的人,他们口中念诵的经文有些古奥,我只能听个大概,隐约知道是一首悼念“阿兰达尔”的哀歌。

至于阿兰达尔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再往前走一点,就能看见披着法衣,高举经幡的祭司,沿路抛洒花瓣和香水的神殿少女,还有蒙面哀哭的民众,以及手持武器维持秩序的士兵。他们在黑暗中缓缓地前进,像是在举行一场隆重的葬礼。

海亚斯的摆锤向前的拉力越来越大,它挣断了链子,像箭一般往前冲,擦着队伍里衣着最为华丽,手中节杖也最为繁复精致的那位老兄的鼻尖飞了过去,最后钉在了什么东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他可能是整个仪式里的首要人物。我只见他一抬手,整个队伍便停了下来。海亚斯自觉闯祸,赶紧把手背到身后去了,神态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徒。

那人手下的兵勇向我们来了,他们手里拿着长刃而又有长柄的武器,把我们团团围住。我除了不停用阿苏林语重复“误会”和“我们没有恶意”之外手里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炎爆术。我的伙伴与士兵们对峙,那位大人物又一挥手,士兵们便用武器逼我们向前走。

“短耳朵,粉色皮肤,你们不是沙海的妖魔,那你们是什么?”大人物用阿苏林语亲自审问我们,他月白色的长发几乎垂到了腿部,头顶是用玫瑰枝条编成花冠。直到走近了我才看清,这些人根本不是“人”,他们都有尖尖的耳朵,耳朵后面都盘绕着植物,他们是精灵。

“我们是人类,大人。我们是从西方的索贝安城来的。”我尽量做出毕恭毕敬的样子,也不知道看起来像不像那么回事。

“作为大女皇陛下的御前学者,我有必要记录你们的言行和外观,以丰富陛下的知识宝库。”那位大人虽然这样说但并没立刻“研究”我们。只安排了几个卫兵把我们押送到了队伍最末尾。

我们几个就稀里糊涂地跟着精灵们走路,看他们奏乐,诵经,撒花,哭泣,好像围着什么东西走了一圈,接着就跟着那浩浩荡荡的队伍,进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大城。

这便是阿苏林帝国的都城,雅拉钦城了。它的华美与壮大,可能只有全盛时期的济哈诺拉能与之一较高下。城内处处都是金黄色的灯光,光是从木质灯柱顶端发出的,灯柱似乎是活的,越是灯柱高处的叶子,光芒就越是耀眼。千万支灯柱把雅拉钦城映得如同白昼,我们依旧跟在队伍最后,踏着白石头铺成的路,看着队伍在一座磅礴壮丽的宫殿门口停下,列队,进行仪式最后的结束陈词,看着参与的民众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了御前学者先生和他的侍从和卫兵们。

有位士兵跑进宫去好像通报了什么,过了好一会,才有唱礼官宣“御前大法师纳罗斯·阿尔斯安觐见大女皇希拉苏尔陛下”。

卫兵们把瓦尔迪尼的银刺、梅珊的骨杖和白骨造物、卡列柯的炼金台、米诺尔的战枪以及我们所有人的行李都抄走了,用武器撵着我们往宫殿里走。那位大法师阿尔斯安走在我们前面,根本不回头看我们。

皇宫里的门廊长得要命,还一直都是上行坡道。我猜这就是故意使坏的建筑设计,好让每一个前来觐见女皇的人都两腿酸软,扑通地就跪下了。

对,我就是这么在女皇面前跪下的。御前侍卫手执长戟,用长柄看似无意地往我膝窝里一碰,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听见女皇慵懒地赐我们平身了。那女皇用黑纱蒙面,长长的黑发在灯火下泛着冷蓝的光华,盘成繁复美丽的发髻,缀满了精细华贵的黄金饰品。

不知道她发髻上的金饰是不是我们所说的那种,能带来时间的”黄金“呢。

大法师阿尔斯安在讲他遇见我们的经历,说我们几个外邦人仰慕阿苏林帝国的威仪,特地从西方的索贝安城前来朝拜。

看来女皇被这套说辞拍得挺高兴的,给了我们好些赏赐,从鲜果到细麻布,一些精灵族的衣物,还赐我们第三等自由民种姓,赐姓“阿尔拉麦尔”,意思是“外邦人”。

不得不说,梅珊穿上精灵缝制的漂亮裙子,可高兴了。瓦尔迪尼那小子眼都直了。

我们被交给了阿尔斯安大师,他负责与我们交流,记录我们的言行,正如他说的那样,要令女皇的知识宝库更丰富。

交谈的内容我会另外记录,只是我注意到,梅珊一见阿尔斯安,神态就会变得怪怪的,表情也僵硬了起来。非要形容的话,就是活见了鬼的感觉。

虚像元年2月8日,阿德杰·左鲁斯与伙伴们在雅拉钦城。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