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虚像元年#13

废塔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瓦尔迪尼是否惧怕阳光。因为自打他成了吸血鬼,还没见过太阳呢。也不能这样说吧。虚像里从来就没有太阳,只有那发光的巨大圆环,和立在上面的青鸟。真想看看它们动起来的样子。

我们离高塔越来越近了,梅珊驱动她那头四只脚的骨头架子,载着瓦尔迪尼攀上一座小山,极目远眺,然后告诉我们,塔上旌旗高展,好像是有人在。瓦尔迪尼灵敏地爬下来,骑上他的“布兰雪”,像斥候一样走在最前面为我们开路。

米诺尔牢骚连连,他的一身武艺几乎没用上。“我还以为你叫我出来野餐的呢,”他不满道,“你们这一路上明明就是有惊无险嘛。”

通常,讲这样的话意味着惊险马上就要来了。

也许是哪个前行者的时间散射(这是我为了描述携带黄金碎片令周围存在时间流动的情形而生造出来的词)碰到了一支飞矢,利箭直挺挺地刺向正扭头与卡列柯说着什么,全然没看前方的海亚斯。海亚斯又正同米诺尔并排而行,米诺尔眼疾手快,出手如电。等到海亚斯说完了话终于把注意力放在走路上的时候,米诺尔已经把箭给撅断扔掉了。

“别客气。”米诺尔拍了拍海亚斯的背,惊魂未定的海亚斯差点被他给拍一前趴。

但是很快,瓦尔迪尼便骑着布兰雪跑回来,口中大喊“前方敌袭”。瓦尔迪尼身后是十数名骑兵,他们打着火把,穷追不舍。但布兰雪比敌人的凡马快上许多,骑兵们很快就被抛在瓦尔迪尼的时间辐射以外,动弹不得了。

瓦尔迪尼下了马,对我们说,前方是一座军营,一列打着大狮子旗号的兵马在此驻扎,至少有数百人。

“大狮子?狮子的头上还戴着金冠,脚下踩着一头龙?”米诺尔一边比划一边描述。

“你怎么知道的?”瓦尔迪尼在惊异中看着米诺尔从衣服里提出一块吊坠,银铸的圆牌上正好铭刻着那样的一个纹章。他说这是他家族的族徽,萨尔图太的瑟瓦德兰家族。他还说几百年前是瑟瓦德兰家族的鼎盛时期,统治着几乎整个金吉亚平原。后来在就在连年战乱和安诺尼瑟教的迫害中渐渐地失去了往昔的地位。米诺尔并不算是瑟瓦德兰家族的末裔,据说在近东某处还存在着瑟瓦德兰村,村子背后就是联通平原和东方沿海地区的唯一隘口。

米诺尔决意去和素未谋面的先祖的兵勇交涉,他跟海亚斯要来了浅颜色的披风,把它挑在枪尖,高高举起,慢慢地向前走去。随着他的脚步,凝滞的骑兵们纷纷活动起来,他们阵型很密集,把米诺尔团团包围。我看见米诺尔好像是把他的战枪放在地上了。

我只听见马匹声纷乱,骑兵频繁地拉动缰绳令战马紧张不安,马儿们不停地踏来踏去,把紧张的情绪传向四面八方。不多时,对方开始喊话,他说的是哪个时代的古语,我也听不明白。只能凭感觉猜想,他们大概是叫人去了。

这怎么叫得来呢。果然,那群骑兵把米诺尔给带走了,我们赶紧追上去,时间所及之处,夜风飞旋,火光闪烁明灭,一群巫师夜闯骑兵大营,这戏码可是好看极了。

强行闯入固然是不明智的,但我们没法丢下米诺尔不管。

那是米诺尔后来告诉我的,他说那些士兵要绑他去见王子,见王子之前要搜身,士兵们抄走了米诺尔的金珠,以为是什么不值钱的黄铜球,便随手把它扔了。

金珠滚到龙厩里,被一头龙给藏下来了。

当时我所见到的是,米诺尔突然不走了,士兵也不走了。营地之中一头龙挣脱锁链腾空而起朝营地里喷吐火焰,海亚斯用龙语大喊一句什么话,龙听闻便向我们飞来。那龙不算很大,脖颈颀长,姿态秀美。只是夜色深沉我看不清它鳞片的颜色和花纹。海亚斯一边按下卡列柯正要投出去的燃烧瓶,一边继续与那龙大声地说什么。龙对我们的敌意像是被化解了,它落下来,同海亚斯一言一语地聊了起来。他们语气急切,但我听不懂海亚斯和龙说什么,又着急去救米诺尔,就拉上瓦尔迪尼,试图绕过戳在那儿不动的卫兵,去把米诺尔捞出来。

去他娘的废塔吧。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