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法洛希尔·伪经】一封并不存在的长信#1

小绡:

展信佳。

你应该听过那个传说吧。

每一头贪婪的恶龙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宝,谁要是动了那宝藏,龙必定将他追猎,直到世界尽头。本史莱姆却有两个。

一个是我的生命,他叫奈瑟·奈林斯。

我在他身边度过了一生中最为快乐的二十年,虽然受过苦流过血,但那是我唯一能感受到身为“龙”是一件好事的时候。

后来他离我而我去,要我在太阳落下的地方等他。我就等到了现在。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会不会回来。在众神画下的圆环之中,我的双眼能洞悉世界上所有脉络与轨迹,生者,死者,实景,虚像,过去,未来,已经不存在的,即将要存在的,唯独看不见这个人。

众神以夜将他障蔽,我看不见他。

但作为很乖很听话的宠物,我会一直在西方等他,等到就连我自己也化为虚无,沉入念海,不复存在。

小绡。我给你的信,你是永远也看不见的。

看不见也好,因为信里的东西太过奇诡,我不知道应该对谁去说,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对谁去说。

你从小就和我一起,一起观测“世界尽头”的秘密,观测永视者透镜下的秘密。我总是告诉你,我们下午四点半就可以下课放学,那时你就去吃点心,和小伙伴一起玩了。而我却依然留在书房,继续我的观测。

我做得太过火,引来了一些东西。

那个“东西”甚至没有给我一些预兆便在我面前显现。他像个普通的学徒那样敲门,说,黑火大师,阁下在吗,我能进来吗?

是少年的清越嗓音,我以为是索托,就说,请进。

来者推开门,时空随着他的步入而崩坏,我书房中所有的东西都腐朽废烂,最终灰飞烟灭,被没有尽头的黑夜吞噬。黑夜过后就是浑浊汹涌的血潮,血潮再后便是绵延无尽,仿佛把整个宇宙都裹藏的银色丝线。一切的一切都在来者身上终结,那是个面庞清秀的黑衣的少年,戴着眼镜,黑发,黑眼,他的右眼已经朽烂,流出黑液,淌在皴裂的脸上。一抹赤光深深地燃烧在朽烂得已经看不出轮廓的眼窝里,点点明灭。

我把“你是谁”给强咽了下去,换成了“您是哪位”。

少年说,我是命运。

接着又说:黑火大师,阁下每天都在观测我的领域,现在却又害怕我了吗。

本来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令我害怕的了。不管是什么东西,见到像山一般大的史莱姆,也是他先害怕。但是在这少年面前,我仿佛连史莱姆都不是了,更不是什么“黑火大师”,“法理魔相”,只是“祝九阴”而已。

这少年的真名我无从知晓,他只给了我一个化名“扬格”或者“扬格子爵”。这到底是他的封地还是名字,封地在哪里,何人封予,我全都无法考据。或者说,我不该想这么多,只知道叫他这个他就会答应就可以了。

他细细地端详了永视者透镜,颇为赞赏地评价道,是一样精致的玩意儿。

这透镜你应该还记得,是我们从东边的古董商人那里买来的。据说是先代明翼宫廷里,钦天监和桐醴学宫用的东西。你总是想要自己一个人操作它,我总是不许。然后你就偷偷的来,却总也不知道怎么开启它。

小绡。如果我还能见到你,你大概就能看见这封信了,我也能把我所见到的东西给你慢慢地讲,而不是如现在一般,一个不存在的史莱姆,在写一封不存在的信,还妄图送给一个存于虚像的人。

那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呢?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记得那时你还很小,头顶扎两个丸子,用青绸带束起来。绸带很滑,总是跑着跑着就散了。每次丸子散掉,你都不要我帮你梳头发,都要叫女管家苏尔太太来梳。然后她就会给你编起辫子,头发一半盘起来一半散开,还给你换上裙子,戴花环,把你打扮得像个精灵小孩。

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尤其是,我见过那位“命运”,踏上了一条不归的死路以后。

扬格走了以后,我的房间恢复了原貌。那些陈设像时间倒流了一般从飞灰凝聚成团,塑造成体,然后重新镀上色彩。黑夜散场,血潮退去,银色的丝线也放开了房间,什么都没留下。他没说什么,没有伤害我,我也没有感受到敌意,却有一种从鬼门关绕了一圈捡回一条小命的感觉。

但我的研究没有停止,恐惧从来都不能阻拦我,反而能激发我更大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这条不归的死路,我走得并不后悔。

我把上次同“命运”会面的事情,写进了《烛阴魔典》。事实上,我把我的什么东西都写进去了,包括我多次与“命运”会面的谈话记录,包括我个人的一些思考,都在里面。上次只出版了降灵学的部分,很是可惜。

没有我在,你可能找不到那些文稿。所以我可以在这再对你讲一次。

后来,扬格再来我这的时候,便没有那么多令人害怕的幻象了。他像个普通人那样来,又像普通人那样走,但任我去问谁,谁也没见过这样一个少年。

第二次会面的时候,我与他唠叨了很多话。最重要的部分,我记在这里了。

————————————

问:既然你是命运,那世界上所有人的命运都在你手里了吗?

答:有些人的命运在我手里,有些人的命运在神手里。

问:那我的呢?

答:在阁下自己手里。

问:这算是一种额外的宠幸吗?难道生而不为龙是我自己的选择?

答:不,阁下。是阁下一出生的时候,我便把神也不曾有的权柄交给您了。暴雨化龙,只是取得这权柄的第一步。今天与我的会面,是阁下洞悉命运的第一步。

————————————

从那时起,我的使命就明晰了。

整个世界都在我眼中,我能感受到天幕之上每一颗星体的运行,我看见每一行信息从星格中流过,我能听见众神的领域里,九阶的万象之方每一次转动的声音——只要我伸出手去,无穷无尽的未知必然向我敞开大门。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