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伪经】一封并不存在的长信#2

从那时起,我的使命就明晰了。

整个世界都在我眼中,我能感受到天幕之上每一颗星体的运行,我看见每一行信息从星格中流过,我能听见众神的领域里,九阶的万象之方每一次转动的声音——只要我伸出手去,无穷无尽的未知必然向我敞开大门。


但是,小绡。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同我一样,掌握这些有如天潮一般汹涌的知识。我怕你还没有准备好,因此,我毕生所学,毕生所见的东西,我只教给你一点点中的一点点。尤其是,灰律。灰律是弱化的、不纯净的神威,它最大限度地保证了你能用它达到你的目的,而不会引来某些人的杀戮。

你知道吗,小绡?

奈瑟就是这个所谓的“某些人”。

之前,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从不对你提那些太过黑暗的过往。那些本该被深埋在历史尘沙中的漆黑往事比安诺尼瑟圣伐还要恐怖而绝望。我知道你是信神的,你的神也是你祖国的君王,但是小绡,就是他下令要将所有沾染神威的人斩尽杀绝的。

你不要怕,小绡。你所掌握的灰律,是我为你量身打造的。神不会亲自动手,他们豢养、雇佣了大批的职业杀手,那些人武艺高强,冷血无情,他们猎杀那些沾染神威的人,因为那是猎物,就和普通的猎物一样,是能换到钱的。但他们的鹰犬也无法感知你的气息,因为我总是要想办法保护你的——尽管不能总是在你身边,但我也会想办法的。

奈瑟就是神的鹰犬,猎骰者。

他有一把长弓,被他盯上的猎物,没有一个能逃脱得了。

也许你会问我,先生,那他为什么不捉你呢。

小绡啊。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最终也没有结果。我只知道,有一天,他要我在原地等他,他和一群人走了。回来以后,他的木弓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漆黑的精灵弓。精灵弓是很特殊的,它弧度优美,仿佛不是杀戮的武器,而是一样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奈瑟就用那样美丽的艺术品要了多少人的命,我也数不过来了。沾染神威的人被称为“恶神:,他们的死亡,是不会被记录在万象之方里的。

——他们死了就死了,被拿去换钱,钱又被花掉,不会有人记得他们,被乌提斯湮灭的人,不会有人记得他们。

但是奈瑟不抓我。我不敢靠近他,他就拿苹果和肉引诱我。你知道,我是很喜欢吃东西的。我就过去吃他手里的苹果,奈瑟一把按住我,抚摸我的鳞甲和鬃毛,说,小吉玛,你为什么不理我?

他的抚摸能阻断我表皮中的神威流动,令我感到酸麻难当。神威构成了我的身躯,我的血液,肌肉,骨骼,精髓,他虽然只是抚摸我的鳞,但我害怕我会变回那只将死的白子。

对的,小绡。我从未在真正意义上化身为龙。我的所有形态,那遮天蔽日的星辰巨龙,不过是镜花水月,是我凭着临死前最后一点执念,用暴雨普降而来的神威制造出来的幻象而已,或者说,是我所有的憎恨,嫉妒,恐惧,饥饿和怨毒制造出来的幻象。

你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你也永远不要经历才好。事实上,我有时候会想要把你童年的记忆,有关“黑旗兵”和明翼的记忆抹掉。但却又觉得,如果没了那些记忆,你就不再是你,不再是梁青绡了。你的所有的过往构成了如今的你,缺一不可。

然道理我是懂的,换到自己身上,本史莱姆依旧是本史莱姆。

所有的大龙都在劝我,他们在各种情境下用各种理由,劝我原谅,劝我达观,劝我学会忘怀,那些事对他们来说可能确实很容易被原谅,因为只是一点食物的问题,那些龙王们,王子们何曾缺乏过食物,何曾被别的龙子踩着头,踩到巢穴深处的污秽泥土里呢。

刀从未落到他们头上,他们总也感觉不到痛,面对别人刀砍斧凿,大喊大叫,也仅仅是觉得吵闹和怪异。

“你为什么不能学会安静呢?”

但你,小绡。你和我不同,我只是一只未能化龙的白子,一只史莱姆,而你却是阳鸾鸟昼明烛的后裔。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