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法洛希尔·恶都事典】怀想与浮影与未醒之梦#1

他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他是我遇过的无数人中,面容最像“他”的。他们都有英气的美貌与星辰般的眼睛,只不过他的头发是白色的,耳朵也尖尖,并不是个人类。
瓦尔迪尼……这是他的名字。
他的肌肉很结实,这是“他”所没有的。当然了,他是百炼成钢的战士,如荆棘一般坚硬而柔韧,而“他”却是宫廷生长,锦室里盛放的鲜花。
但他们都能在我的怀抱里睡得像个孩子,而他们也确实都是孩子。
荆棘与鲜花,一时之间我竟分不出是谁更美了。
而我,我为什么,不是一只蝴蝶呢。
蝴蝶的翅膀美丽,柔弱,所以有人愿意保护它,原因荫蔽它。蝴蝶停在花上,它们是尚美的,所以有人歌颂它。
而我是一只蛾子。
纵然我也是寻花而息,非吹焰牡丹不止,但我依然是一只蛾子。
那夜宫中的灯火依然在我的记忆中飘摇,它们是暖的,是橘黄色的,鬼界之山独有的赤木焚烧所产生的香气和氤氲的暖烟,它们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就像水里的月亮。
君王有着年轻明艳的面庞,俊逸非凡。那年他才十六岁吧,正在宫中与宠妃弈棋。少年君王明黄的衣袍有长长的后裾,盖在光滑明亮的硬木地板上,逶迤满地,有如一条奔流的金河。宠妃与君王年纪相仿,凡人之中是断然没有这样美丽面容的,更何况,我从她身上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
她是月面姬,一种靠盗取美人面目来给自己作一张假脸,假装自己也有美貌的鬼。
那时我便有过念头:不知道君王要在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他面前怒中藏娇的美人却是一只鬼怪呢。
君王的眉目面庞实在是太过好看,我不由得凑近一点,再近一点,好看清他那灿若星辰的眼睛。我不懂得多少美丽的字眼,但若是为了描绘他,我愿意全部都用上,一遍一遍地用,哪怕唠叨啰嗦,把这篇就粗粝糟烂的小记写得更不堪一读,也要全部用上。
我试图停在君王的肩膀上,但被打掉了。我被打落在灯火里,烧坏了一侧的翅膀。赤木焚烧的香气里掺上了鬼怪经火的恶臭,在宫里萦绕开来。鬼女见状拔下金簪想要把我挑到灯火里去,却被君王给阻止了。那鬼女说:“不过是一只幻灯蛾,烧死了还有千百万只,临苍拦我做什么?”
临苍,这就是君王的名字吗?
于是临苍说:“谁要你烧,我正要用琼玖宝局捉它呢。”
我就这么成了琼玖宝局中的一只局中之鬼了。那法器中还有其他的鬼怪,其中一只,就是月面姬。还有其他的,能使火焰烧尽一切的鬼女,焚女,有着清丽少年面容的红郎,还有一对能遮蔽事物,蒙蔽双眼的公婆,障公和傅婆,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鬼怪,都聚在一处了。
临沧是什么都知道的,或者说,他是有意地寻一只鬼女来陪伴他。
但他虽然捉了我,却不会寻一只蛾子来陪他。
但蛾子总是追逐光芒的,临沧就是我的光芒。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