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胡乱脑洞】我在中国的日子#2

我通晓月升之森、雷霆之森的精灵方言,龙语、粤语和许多种派系的法师语,却从未见过笔画这么复杂的文字。汉语我可以慢慢地说,但“魏逸岚”三个字我在公寓里拿出执业法师等级考试复习的尽头来苦练了一天,也只是“记清楚了”怎么写,想要写的好看,恐怕是很难了。但是张说,我除了会写,还需要知道“魏是魏蜀吴的魏,逸是飘逸的逸,岚是山字头下面一个风的岚”,因为中国的同音文字有很多,这样说可以免去很多误会。

唯独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奇怪:张的多拉尔精灵语是从哪里学的。按理说,中国不承认非人类物种,那自然不应该有教授非人类物种语言的课程。我问他,他就害羞了。实际上他的精灵语不能说是“修过”,只是跟一些网络课程学的。我要求他把网络课程给我看看,他便打开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网站。

视频的标题是“一百八十天学会精灵语”,标题上还带着“精选推荐”的官方标签。

我听说中国网络的一些内容审查和言论把控是相当严格的,并不能想象这样的视频是如何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网络上。

这些内容无所谓,因为“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张说着,给我看了一段教学视频。我几乎马上听出了视频中的女教员的王都口音。

张告诉我:这都是拜那些奇幻小说和网络游戏所赐,在中国,哪怕你大声地对人说“老子就是精灵”也不会有人相信——只要不在严肃场合跟公职人员较真,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那我自然是不会的,我在金日之森吃过跟统治者对着干的亏,不会再吃第二次了。

并且我也试图学习使用网络。张把他的旧手机给了我,那手机是没有故障的,只是屏幕有些小。他教我加入覆盖整座公寓的无线网络,然后给我注册了一个sns账号。

很快就有人关注我了,她名字叫做“许摸鱼同志今天背完生化了吗”。

我翻了翻那人的资料,”院校专业“一栏填的是”东海医科大基础医学院“。点开主页,全是医学生的日常心情。什么“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啊,“只要专业选的好天天年年如高考”啊,还有一些卡通人物画和日本动画片相关的内容,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但随着我越往下翻,就越看到了了不得的东西。

两天前,她发了一张自己手部的照片,手指间有明显的蹼膜,手背部有浅蓝色的细鳞,可以看出缺了几片,露出鳞片下粉色的嫩肉。图片下面加了文字:“天气干,有点掉鳞,小可爱们有没有好的手油推荐一哈?”我立刻意识到这位“许摸鱼”可能是某种水生生物。而我恰好知道金日之森的一种木果油能缓解水生种掉鳞,我们曾经有作坊专门生产这种木果油,拿到海市上去卖给人鱼们。于是我评论:“请试试金日之森出产的木果油。”

不久以后就有了回复:“谢谢但是现在买不到了QAQ”。

我问张这个“QAQ”是啥意思,他说是颜文字,就是“泪汪汪”的意思。

一听说泪汪汪我就有些发慌,赶紧打了许多字去对“许摸鱼”解释我没有恶意请她不要再哭了,不到半分钟她便回复我一大串的“哈“,我数了一下,有23个。

张又说,老魏你不要这么较真,这只是表达一个情绪的符号,就和你在留言便笺最后画个笑脸是一样的意思。

最后我还是给“许摸鱼”回复,说对不起我刚开始上网云云。对方也很快回应,这一次小小的误会就这样结束了。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相当新奇,金日之森没有这样的东西,我只能在中国从头学起。

张一拍我的背:没事,慢慢的就会了,走我们叫上赵大钢楼下撸串去。

所谓“撸串”就是吃烧烤食品。我只听张出了门,往右边走去,敲起一扇门,一边敲一边喊:“赵大钢你给我出来!”与此同时,走廊左边也来了一个女人,她穿着警察的制服,短发齐耳,手里还拿着本子,敲特定几扇门。儿童见了她,从走廊这头跑到那头,一边跑一边喊:”——阿爷——阿嫲——差人查证吖——“

来这里之前,我在香港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粤语比普通话更流利一些。但我没想到在这样的三线城市也有讲粤语的人。

讲粤语的老太太打开门,絮絮叨叨:“查查查,查乜鬼啊查,我光绪年就有证啦,国民政府都唔查你哋共产党日日查!”

但是女警察并没到老太太那里去,反而向着我来了。她向我敬了个礼,说她叫伯昭食月,是这片区的“有关部门”的“相关人士”,请问我是什么时候从哪里搬来的。

我说我是上周从邯郸搬来的,伯昭警官说,我是说您来中国之前,您是住在金日之森,月升之森,还是……。

说到这我就明白了,中国虽然不承认非人类种族,但却另有一套管理系统来管理我们。不过她是怎么发现我是精灵的呢……无暇顾及太多,我只能把护照和居住证明拿出来。伯昭警官翻了一遍以后告诉我,外国籍人士要抽个时间到社区服务中心去登记一下,这样才更有安全保障,带护照就行。说完她又向我敬了个礼,去别人那里“查证”了。

张回来了,背后跟着个五大三粗的灰皮肤兽人。

“你好。”我说,“我叫魏逸岚,老魏。”赵大钢向我举了举拳头,那就是兽人中致敬问好的意思:”俺叫造大钢。“

“之嗷赵。”张纠正道。

“兹嗷造。”赵跟着念了一遍,最后是张放弃了。

我问他们,警察是来干什么的,张说是来查成精证的,国家有规定,建国后不能成精。

我又问什么叫成精,张给我解释:中国本土的所有东西都可以通过“修炼”来提升自己,如果修炼者不是人类的话,它们之中的修炼佼佼者就会变成精怪。但这种做法的违逆“天道”的,大概就是与自然规律相悖的意思吧,所以会受到自然的惩罚。但如果能得到“天道”在凡间的代理人,也就是在朝统治者的认可,便不会受到惩罚。古时候皇帝乃至民国政府会为一些修炼得道的精怪颁发“修成许可”来表达来自”天道“的认可,但49年建国以后,中国政府出于一些考量,不再颁发这种许可,并且要求所有建国前获得修成许可的精怪都记录在册。

这种许可在不同的中国王朝里有很多称呼,现代沿用的是民国政府的叫法“修成许可”,但是口语上还是叫它成精证。

警官查完了阿爷啊嫲的证,踩着硬底皮鞋,快步走了。

“俺寻思吧,”赵说,“今儿是不是得老张你请客啊?”

“人家老魏刚来,咱俩请老魏。”张说。


评论(1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