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胡乱脑洞】我在中国的日子#3

天色还不算太暗,但烧烤摊已经出摊了。为了表示肉品新鲜货真价实,整扇的羊肉被铁钩勾起,挂在距离炉火一米远的地方。每个部分的肉明码标价,指哪割哪。
赵大钢找了个地方一屁股坐下,坐得木质的矮凳吱呀作响。
“老板,俺要烤羊腿!后腿!要肥喋!上次的没油!”他大声喊道,与他年轻瘦弱的理工男子形象完全不符。早一些的时候,伯昭警官对我说过,在私人场合可以不保持幻化,但在公众场合必须保证自己以人类的形象出现。她说着的时候,我的手不自觉地附在左腕的某个符文上。那就是我在出入境口岸的有关部门刺符室里刺下的幻化咒语,还花了我20元钱。
我的人类形象和我本来的面目没有太大的差异,只是把耳朵变短,眼睛变成深褐色,颌部的轮廓修出一些棱角而已,甚至银灰的发色都保留着。那是口岸的工作人员说头发无所谓的,人类有染头膏,别说银灰,染成绿的都不奇怪。而赵大钢的幻化就和他本人差别相当的大。我不禁幻想起“许摸鱼”的样子来,不知道她还保留着海生种族那浅蓝的头发吗?
张问我要不要来点素菜,我说不,我也要吃肉。他又说能点烤菠萝,我就赶紧来了一份烤菠萝。
羊腿是烤好了以后端上来的,厨师把肉剔下来,切成片,装在盘子里,和肉骨头一起端上来。赵大钢一把抄起肉骨头,大口大口地啃着。
中国人用筷子吃东西,我不会用,就用串烤菠萝的竹签扎着吃。吃了几片肉以后隐隐的感觉不对劲,就问张,我这样吃是不是很不雅?
张喝了一口啤酒,噗地笑出来:“怕啥,你要是个优雅的人,就算吃烤串也优雅,你要本来就不优雅,去高档餐厅也优雅不了。”
我思考了一会,恍然间觉得自己仍然在金日之森,同我的学生们讨论“灵魂”的问题。我问张,在中国,“灵魂”是什么呢,张啃光一只鸡腿,回答我:
“一种修辞”。
我不解。
“我们认为人死了以后不存在灵魂。”
“那可以说中国人‘没有灵魂’吗?”
“这不行。”
这个话题被不远处传来的嘈杂声打断,我听见麻辣烫店的老板和人吵了起来:“你个瓜批把老子一天累猪血都吃完球咯,你还要咋子?诶,先人板板些你还不得要蒜?我就不晓得你咋子吃的了这些,你是吸血鬼迈?”夜幕已经降临,街上的人更多了。许多人衣冠整洁,像是要去上班。他们在麻辣烫店里坐了一大排,等着自己的餐食上桌。老板扎着围裙从店里出来,和两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吵了起来。
“哎哎哎,你嘴里放干净点儿啊?怎么跟我们贝勒爷说话哪?!”一个年轻人喝骂道。
“噢呦呦呦,结棍勿煞侬了,个么卖东西的还这样刚的!要西特勒,猪血么没有,餐费还噶巨,册那~”别的食客一听没有猪血了,纷纷表达起了不满:“猪红都没得啊一刚,个捏子哪能咕法子,最好明朝通通去吃人啦!”
这语言我并不懂,只能照着发音,音译出来。
“吾帮弄港啊,现在的吸血鬼啊都要小心点的,非人办晓得哇,不要港吃人,侬好小心他们的,啊呀,好好听对侬没有坏处的!”一位中年妇人这样说道,听张说,这样年纪的女人要叫她“阿姨”。
“你再说,再说一句老子把你片了涮火锅儿!”被称作“贝勒爷”的青年嘴巴一张,露出尖尖的獠牙。他想要殴打麻辣烫店的老板,却被他的同班拦住:“爷,贝勒爷,算了算了,咱们上东口儿吃切,东口的好吃,没蒜,狼人还少,啊,算了算了,甭跟他一样儿的!”
但老板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他毫不客气地骂了回去:“你贝勒爷把老子今天卖的血都吃完球咯,后面那么多人,我不做生意了嗦!你个该背时的小白脸为撒子不去死喃?”
老板的话直接升级了矛盾,青年本来转身要走,听了这话怒火中烧,立刻转了回来:“你特么骂谁呢?!”
赵大钢再也看不下去,呼地一下站起来,大步走到两者中间,把马上就要打起来的老板和青年一手一个,推到两边:“干哈玩扔一个个的着急忙慌急头掰脸喋?”

——————————

感谢柿园诸位的方言支持!!!
四川话:牛(没开LOFTER没法艾特
上海话:@染血圣剑 @凉凉凉凉凉凉 
东北话:@咕 @南蛇忍冬 

评论(3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