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胡乱脑洞】我在中国的日子#4

赵大钢刚抓过羊腿骨啃的两只油手在麻辣烫店老板和苍白青年的胸口上一边留下一只油花花的手印。

“个瓜批把老子一天累猪血都吃完球咯,生意要不得做了嗦!咋子吃那么多猪血,他是吸血鬼迈?”老板两手乱摇,对赵大钢说。像是想让他评评理似的。然评理好像也评不上,因为那位苍白的青年根本不吃这套,他说:

“今儿爷我告诉你,爷我就是吸血鬼!你爷爷我是始祖高皇帝敕封的贝勒,咋就吃不得你这血豆腐?你这点血豆腐塞牙缝都不够,我吃了,小蝠子还没吃的呢!阿姨说得对,明天统统去吃人就对了!”

吸血鬼贝勒的话马上得到周围一群食客的赞同。他们全都面色苍白,獠牙尖锐,大概是住在这小区的吸血鬼,黄昏时间出来吃东西上班的。

嘉鹏后来告诉我,吸血鬼在人类社会还隐隐的有些受欢迎。人类是昼行动物,并不适合长期值夜班。而吸血鬼昼伏夜出,一个白天上班,一个晚上上班,既保证了休息,又保证了工作进度。而且吸血鬼拥有的昏暗视觉,办公场所灯都不用开太多。他还说,北京吸血鬼家族观念不很强,很少有一整个大家族住在一起的。潮汕的吸血鬼家族观念是最强的,只要有一个潮汕吸血鬼在,那么没过多久就会发现他身边别的吸血鬼全都是他的同宗。

这就是题外话了,大钢仍然在老板和吸血鬼贝勒之间掺杂不清,嘉鹏看见大钢还在那边,也跟了过去。我也跟上了。麻辣烫店老板看起来五大三粗,吸血鬼又盛气凌人,而且人多势众,我有点怕他们会闹出什么更大的乱子。

但是就在此时,尖锐的警报声忽然响了起来。笼罩全市的、刺耳的、令人恐惧的警报。街上所有人几乎同时掏出手机来接电话,听筒里又同时出现一个电子女声:

“吴岐市公安提示您:市区发生管道煤气泄露事故,为保障您的安全与自由,请您听从指示,关闭煤气阀门,留在家中,不要出门。”

“老魏,我去付钱,你拉上赵大钢快回家!”嘉鹏这么说着就拿手机去扫油腻餐桌上贴着的二维码,我过去拍拍赵大钢的肩膀,叫他快走。麻辣烫店老板和吸血鬼们也不吵了,他们各自散去,老板关了档口,吸血鬼们也不上班了,加快脚步,全都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赵大钢也没和他们不依不饶,只整了整他土气的格子衬衫,跟我和嘉鹏一路往公寓里面跑。

警报还在响着,警察已经出动维持秩序,指挥街上的人们回到自己的家去。

我们刚进公寓就看见伯昭警官在楼道里站着,两只小狐狸一边跑一边喊:“阿嫲——差人又查证啊——”接着一扇门便打开,一个极为妖艳媚丽、拥有三条狐尾的女人出手如电,一手擒住一只小狐狸提进了屋里:“衰崽,出咗咁大件事纵出去逛?!快点返来!”

我问伯昭警官怎么了,她没说话,指了指我耳朵。我伸手一摸,那双本该被幻化遮掩掉的尖耳朵不知为什么居然出现了。我猛地一回头,赵大钢的土鳖格子衬衫已经没法包裹他健硕的兽人躯体。他獠牙呲出唇边,嘴唇和鼻子上的铜环在点亮了消防应急灯的昏暗楼道里熠熠有光。

“俺寻思是法理中枢又让修空调的拉走了。”他伸出大手挠了一下脑袋,摇了摇头。

走廊远端突然亮起耀眼的光芒,一个背生双翼、身缚铠甲,手持利剑的人形翩然出现,大步向我所在的方向走来。

“完蛋,这惩戒天使该不是来抓王建国和李小美他们两口子的吧?”嘉鹏像是在问谁,又像是自言自语,但等他话音刚落,伯昭警官就已经走上去了:“天使同志,现在是特殊时期,为了你的安全,请你尽快回家去。”

“我问你,哈拉耶尔住在这吗?”惩戒天使面无表情,他身形极为高大,仿佛一座铁墙一般堵在伯昭警官面前。女警不卑不亢地回应,更显得英姿非凡:“这没有姓哈的,同志,你该快点回家去。”

惩戒天使暴戾成性,挥起大剑就要去斩伯昭警官。我不能坐视不管,刚要织法,便看见身侧的一扇门被从里面撞开,王建国光着膀子,只穿了大裤衩和人字拖,擎起着大剑,当空挥出一个凌厉的半圆,把惩戒者的剑稳稳地架在半空。

门内是他的妻子李小美,她黑色的尾巴不安地抽来抽去,怀里的小婴儿小手乱抓,发出“叭叭叭”的声音,像是在给父亲加油鼓劲。

“尼撒勒啊尼撒勒,过了这么多年你水平怎么还这么次啊?”王建国说。


评论(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