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〇肆壹 短记


一天,我在瓦肆听说书人说书,说的是几百年前,凰帝亲征,与西戎国国主打仗的故事。正说到精彩之处,忽然有一人,白衣白袍,作书生打扮。他坐下来听书,听了没两句,便站起来打断说书人:“你说的这段我听过,我懂得很。这段书里有个西戎国将军,后来那将军被凰帝给斩了首,一代枭雄就这样陨落了呀。我还为那西戎将军作了一本话本呢,我说一段,大家听听好不好啊?说书的先生你不介意吧?”

说书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不知如何是好。

于是我说:“这位先生有礼。在下还是想听凰帝的书。阁下既然有话本何不自己开一个场子去说,非要来别人的地方说呢。”

但是书生说:“先生有所不知。让我自己说,我是说不来的。只能在别人的书场里,借别人的场说。而且说书的先生并不介意我来说呀!”

后来,急着听书的人们把那位书生给赶出去了。我也继续坐下来,喝一碗茶,把凰帝的故事听完。且不论这位书生是不是真的懂 说书先生在说什么,说书先生又该怎么说出“我介意,快滚”来呢。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