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为维拉曼神父宣传造势】护教团记事#2

新公历4⑥4年2月,报死鸟陨落之地的发掘实录


冬风掠过大路东南的常绿阔叶林,掀起了一阵林间潮气。此刻正是午间,护教团的战士们在临时搭建的厨房门前排起长队,用铝制的餐盒打饭,然后自己找个地方去吃。今天的午餐一如既往的简陋,面包,茄汁豆子,两片炸鱼,饮料自备。

马内利格·阿左斯主丨教登上一块突起的岩石,眺望这林子间的大型土坑——一个挖掘工地。土坑中露丨出一小片屋脊,屋脊的材料非石非木,而像是玻璃。

主丨教被派到哈莱与米因格交界的森林里监丨督古代遗迹的发掘作业,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半年丨前“经院冒险家”维拉曼神父从这片森林里带出数根红炽态的羽毛,证明了一直流传着的故事:

传说报死鸟与恶龙征战,圣伐大天使见此状,多次请丨愿下界将此二魔降服,一连三次,天帝不予答复。就在大天使以为天帝不愿意让他征讨这两位魔王的时候,天帝突然降下启示,令他带上圣剑哈拉麦即刻出征。原来此时,两大魔王丨征战七天七夜,筋疲力尽不分胜负,最终被大天使尼哈亚制丨服,从天上陨落。而此地,就是报死鸟陨落的地方。他仆从为他建立了一座华丽至极的陵墓,将三分之一的地狱宝物堆在了他的棺椁周围,供他重回世界、卷土重来之时享用。

这一任的教丨皇,西尔班六世,特别喜欢这种怪力乱神的玩意儿。既然故事得到了证明,那就一定要前来一探究竟才是。

——所以这些本在与异端、邪丨教丨徒、极端分丨子战斗的第一线的护教团战士们,此刻都聚丨集在这个阴冷潮丨湿的林子里挖土。

所幸,天帝保佑,别管这里有没有报死鸟的尸骸和那堆随葬的宝物,好歹让他们找到一座古代遗迹。

主丨教仰起脸,望着天空中围着发掘中的遗迹盘旋的群鸟出神。

教丨皇是如此重视这次发掘,又是如此相信这里存在恶丨魔,因此特别从各地抽调了一批精英驱魔人来,甚至请来了安诺尼瑟教历丨史上的第一位驱魔人——影魔凯拉德。驱魔人们不用和护教团战士们一起挖土,但是他们要负责处理一切突然出现的超自然的现象。所以他们到现在都还在闲着,每天不是在林子里溜达,就是在营地过着度假一般的日子。

那个影魔真像个魔鬼,不光说话带着空洞的回音,人也是阴冷阴冷的,就像南方的冬天一样,人能变成老鸹飞走,走路还没声儿——

“主丨教,日安。”不得不说,就连百炼成钢的护教团骑士长马内利格的敏锐,都没能发现悄然而至的影魔。

“在你的年代,有这座城吗?”主丨教定了定神,问道。

“有。”影魔不假思索。他帽檐压得低低的,几缕银发翘了出来,恶丨魔的黄眼睛里折射丨出锐利的光。

“它是座什么城?”

“皇城。”

————————————

依据影魔的讲述,数百年丨前,这做城的繁华,可以和今天的发展前沿夜城相比,但又不是靠着商业发展起来的城市,而是一个古国数千年来的积淀。可是他却一夜之间沉入地底。马内力格不信,影魔就说,不信你们慢慢挖。

马内利格的兴趣被激发了:“为什么会沉下去呢?”

“因为报死鸟陨落呗。”

盘旋的鸟群忽而散去了,留下单调的灰色天幕,心不在焉地飘洒着细雨。

主丨教对驱魔人的话保持怀疑态度。除却他那阴阳怪气的语调语气,更因为亲身经历的历丨史到底和神话传说到底有着差异,前面还好好地说这是千年古国的积淀,后面居然以一个传说收尾,这显然是不可信的。

实际上,马内利格连什么报死鸟都不信。信丨仰安诺尼瑟信的是救赎、希望、爱与正义,而那些远古恶丨魔?《教典》里对他们语焉不详真是太明智了,不然那些想象力过于丰富的人绝对会把对善的向往掰成对妖魔鬼怪的恐惧。更何况,妖魔鬼怪只是恶的人格化体现,只是一种隐喻,并不是那些恶丨魔当真会出来杀丨人放火。

马内利格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影魔,希望他能以认真而诚恳的态度来解释他的话。

“那你觉得教廷要我们干什么?”影魔留下一串空洞的笑声,化成影子乌鸦,展翅而去。

这次挖掘,并没有考古界的参与。虽然总是有不少米因格志愿者在场外举着横丨幅抗丨议,但是他们并不敢在荷枪实弹的护教团战士面前造次。所以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对古迹的保护。马内利格一再对参与挖掘的战士们说,你们小心一点,再小心一点,但最终,他只是个监工,真正手握大丨权的那位,枢机主丨教贝耶米尔·瓦伦尼亚,他对教丨皇的命令执行得一丝不苟。

最终,他们用军用炸丨药敲开了古老皇城的大门。

第一批进去的人必须是驱魔人。

马内利格看着那些黑漆漆的背影消失在深深的地丨下城市中,为他们划了个圣印。影魔也跟着进去了,也许他的服役期到此就该结束了。

天空依然阴沉而飘着细雨,群鸟依然在遗迹上空盘旋,被雨打湿的黑色枯枝仿佛伸着手臂徒劳地想要抓丨住什么的魔鬼,那场景像极了恐怖电影里杀丨人狂魔出现前的一刻,又像葬礼。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天色渐暗,这些银发的混血妖魔毫发无伤地出来了,还带出来几件描绘精细的瓷器,像是日常使用的食具和茶具。

“还有很多和人等身高的瓷器花瓶,我们没带出来。所有东西都非常精美,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破丨坏掉吧。”影魔这么对瓦伦尼亚阁下汇报道,不知这位枢机主丨教听进去没有。

第二次、第三次探索,驱魔人们都安全地回来了。他们甚至自行绘制了地丨下皇城的地图。

“我看见了一家饭馆,小时候,母亲带我去那儿吃过面条。这里,我是说这个古国,他们的风俗,生日是要吃面条的,还有做成桃子形状的夹馅点心。”在第三次探索结束后,影魔这么对马内力格介绍道。

雨终于有点要停的迹象了。但是盘旋的鸟,却越来越多。

“依据你们带回来情报,我们还有最后一道丨门没有打开。”“那扇门我劝你们还是别动它了,外面的奇珍异宝已经够多了,随便拿点回去还不行吗?”“刚才的会丨议上说,第四次探索将会在下星期四,而且要派人类进去了。”

马内利格与影魔同时说着自己的话,又同时停下,同时陷入沉默。

“好吧,你们随意。反正你们就喜欢砸大把钱训练驱魔人然后派他们送死。”影魔话里的无所谓让马内利格皱起了眉头:“我也得去。”

“看不出来你们还有派自己人送死的爱好。”影魔指向不明地嘲讽了一句,随即被马内利格的铁掌按住肩膀:

“如果你不想被派去送死的话就最好把话说明白些。”

“报死鸟就在里面,但是你们把他描写得那么厉害,又多少多少万燃魔,翅膀下又是地狱的,就敢这么贸然把他放出来?”驱魔人一语道出这次其中的关键,“所以你们是不是根本不信有这么个恶丨魔?”

要说马内利格本人,他是不信什么报死鸟陨落的鬼话的,直到数次探索都带出了金银玉器,他都以为只是有人想把这些珍贵的东西,啊,怎么说,归于圣库罢了。

“照你的话来说,他就算在,也只是没牙的老虎咯。”

影魔轻笑一声,又化作了影子乌鸦,展翅而起,渐渐汇入遗迹上空盘旋的鸟群丨丨:“他不喜欢别人这么比喻他。”

————————————

星期四很快就来了。在进入遗迹最后一道大门的探险者中,马内利格坚持要走在最前面。

如果真的有什么报死鸟,他应该怕我。马内利格这么说着,提着灯,大步跨进了门内。

那是一座极其宽阔大厅,十二根朱漆巨柱支撑着装饰华丽的藻井,四周错落有致地悬挂着轻而柔亮的刺绣织锦,鎏金香炉以及各色华贵装饰。所有所有的东西,都为了拱卫大厅中丨央的御座而存在,而御座上,就马内利格的灯光所至,是一个穿着古代盔甲的人。

既然是报死鸟,好歹得是鸟吧。眼前这个也许是古代君王的残骸。马内利格想道,提灯往高处举了举,照在了穿盔甲的遗骸脸上。

这遗骸竟然保存得如此完好,简直就像——还活着一样。

驱魔人们为了应对突发事丨件,早已在隐蔽的位置等待。此刻空旷阴冷的大厅中,确实只有马内利格一个人,还呆在明处,而且是最最显眼的,御座之前。

“大胆。”一个不属于任何人的嗓音,突兀地响了起来,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是谁打扰了朕的长眠?”声音是从御座上传来的。马内利格眼看着那“保存完好的遗骸”端坐御座,一柄缺了尖锋的武丨器,有着几乎等长的刃与柄,被他握在手里,支在地上。“是你吗?凡人?”

没等马内利格开口作答,一个急性子的驱魔人便挥起银刺,向复生的君王扑去。君王似乎浑然不觉,驱魔人则好像撞上了什么无形的屏障,银刺收到强大的反作用丨力,铮然破碎,碎片飞丨溅。

马内利格主丨教握紧了拳头,稳定呼吸,目光迎向那复生的君王:“正是在下。”

“报上名来。"君王的语气平缓却无与伦比的倨傲。他是如此的光辉,甚至连漆黑如夜的长发都是有光的。

“我是马内利格 ·阿佐斯主丨教,是隶属安诺西索斯城安诺尼瑟教廷的护教骑士。向您致以诚挚的敬意,尊贵的陛下,愿天帝——”马内利格根本来不及把话说完。他被一直无形的手掐住脖子,提至半空。

马内利格懂得至少十种被人掐住脖子时的反击方法,但前提是,得有个什么东西在掐他的脖子,而不是不可见又不可触的妖法邪术。

“朕不喜欢你们这些信丨徒。”君王摇摇头,眉心的黄金羽毛随之闪耀。他将他的武丨器横过来,放在膝盖上,用战甲手套的金属尖爪轻轻敲击,发出轻微的金鸣之响:“还有那些藏起来的混种。是你们自己出来,还是朕帮帮你们?”

没有动静。

一秒。

两秒。

空旷的大殿里响起了鸟类振翅的声响,还有乌鸦刺耳的嚎叫。

一只半透丨明的乌鸦从不知名的阴暗角落里扑出来,化成丨人形,连滚带爬地双膝跪在了君王面前,摘下宽檐帽按在胸前,忙不迭地求饶:

“大皇帝陛下息怒,他们从味沐浴过您的天威,身蒙凡尘,您是多么的仁慈,请您饶了他们吧!”

“怎么跑出来了,爱西维尔待你不好吗。”君王睥睨着跪地求饶的影魔,后者一时语结。

脖子上的力道忽然松开了,马内利格迅速找到平衡,蹲伏态落地。驱魔人们也陆续从阴影里出来,警惕着复生的君王。

“想让你们别透露这里的消息,恐怕是不可能的吧。”君王从御座里站起身,手持他那怪异的武丨器,脚蹬金阶步步走下:“这里的所有东西,金银珠宝,书本典籍,你们可以取走,但是不要透露有关我的事情。若是有人询问,你们就说,这是一座装满宝物的空城,里面什么也没有,记住了吗?”

众人迟疑着。

“还不快谢不杀之恩你们傻么!?”影魔咆哮道,空洞的回声在大殿中久久不散。

驱魔人们稀稀拉拉地表示记住了,并没谢恩。

“呃,皇帝陛下,可否让您的臣民……知道您的尊名?”马内利格小心翼翼地问。

“朕可没你这样的臣民。”君王说完,周丨身便亮起火焰一样的光,在光中消失不见。

————————————

更多的宝藏陆续被搬了出来,集装箱挂车列成车队,将皇城中的珍贵之物一车一车地运走。没有人知道后续怎么样了,只是不久后阿佐斯主丨教的圣职便升为枢机,并出任护教团骑士总长。影魔和驱魔人们分到了一些珍宝,这些珍宝被允许归于他们私人名下,那些挖土的护教团战士,也都得到一笔可观的补贴。

至于那位古城里坐拥无数珍宝的君王,他就那么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诶,对了,那条街上新开了一家古董行,你去过吗?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