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天怒劫雨】流亡少女的故事#1

新坑!


闪电击打着大地,雷声震鸣,仿佛有无数战车自云层上疾驰而过。

暴雨的夜里没有一丝光,所有的星光与月光都被厚厚的云层掩盖,酿成冰冷的雨水,洒向大地。

迷失了方向的妮娜在森林里拼命地奔跑,试图把追赶她的狼群甩开。但那怎么可能呢?狼是阴毒狡诈的动物,不管是林地还是旷野,都是它们的舞台。狼群在森林中散开了,就在女孩子以为自己已经安全的时候,渐渐地缩小包围圈。有一只独眼的狼王在指挥那群野兽,它的独眼在暗夜里发出森然的蓝光。

雨依旧在下,甚至越来越大了。森林里唯一的亮光就是狼的眼睛,她必须往更深更深的黑暗中逃去。而就连众神也不知道,更深更深的黑暗里又有什么在等着她。

雨越来越大,地上的雨水汇成溪流,往低地汇聚而去。她被狼群彻底包围了。那些有着绿眼睛和尖牙也猛兽踏着危险的步子,一点一点地靠近。女孩艰难地向后退去,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狼群低声呜咽着,缓缓地靠过来,把她挤在中间,湿漉漉的冰冷鼻尖不停地在她身上嗅来嗅去。

女孩儿吓得大哭。狼群忽然让出路来,让一个什么人走过去。就连独眼的狼王也低下头去向谁下拜,接下来它们便一溜烟地逃了。

一座支棱出来的石头为妮娜搭成了天然的庇护所,妮娜钻了进去,用荆棘挡住洞口,升起火来,就在这暴雨中安然的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小女孩醒来,狼群没有再来,她安全了。这可真是个奇特的经历,这下她和那些人可不一样了,她是从狼群口中活下来的神奇公主!妮娜正是八九岁的年纪,这个年纪的女孩,就算是贫民窟的女孩,也有一颗当公主的心。尽管现实总给她们当头棒喝,但小姑娘们总要到再大一些才知道什么公主无非是一场美丽的幻梦——那时候她们就该幻想自己是黑暗女王,并且等待更大的当头棒喝了。

妮娜本是来森林中采花的,最近城里像是有些什么庆典,一束野花也能卖到些钱了。普通的野花在贵族老爷花大价钱请来的精灵插花师手里也能大放异彩,这让妮娜很是羡慕。所以,她总是一个人深入森林,去采那些人迹罕至之地的美丽花朵,期望它们能在插花师手里展现更大的奇迹。

但是昨夜的暴雨实在是太可怕了。妮娜想着,大大地打了个喷嚏。

她的花全在逃避狼群的过程中失落了,她要是还想赚点钱,就得重新去采花。想到这里,妮娜踩灭了火,走了出去。。

石头遮蔽物对面的大树下坐着一个男人。她马上想起自己是绊倒什么而坐在地上的了。

“喂——喂!你!你是谁?你在这做什么?”她鼓足勇气去叫那个男人。那人看起来强壮得很,但是衣衫零落,手边还丢着一把极宽、极高的大剑,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是你赶跑了狼群吗?”这个家伙看上去好像很好欺负,怎么想也不会是他赶跑了狼群吧。

男人木然地抬起头来望向女孩子,愣愣地,半晌才回答:“不是我。”

“你是谁?来这做什么的?”她又重复了一次问话。

“不知道……我没有印象了。”男人思考了好一会,最终给出这么一个不尽人意的答话。

“那行,我是妮娜,你以后就是我的侍从,怎么样?”

“……好。”男人依旧木然,“你是妮娜……那我是谁呢?”

“你是我的侍从呀!”

“那我叫什么名字呢?人都要有名字的,这是锁定个体的标识之一。”

“你就叫大个儿。“

“好。”

从此大个儿就是妮娜的侍从了。


评论(1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