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胡乱脑洞】我在中国的日子#5

王建国,天界之王必建立永恒的神国。

那位惩戒天使名叫尼撒勒,看样子应该是王建国的宿敌。

“我水平怎么样的倒是不重要,莉莉丝的哥哥够厉害就够了。”尼撒勒得意洋洋,王建国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李小美,后者脸色在消防应急灯的惨败光芒下变得极为难看。她背后的翅膀忽而伸展开来,变得极为宽大,随后解散成漆黑的镰爪,朝着尼撒勒汹涌而去。

“哎呦,生气了?”尼撒勒向后闪避,挥剑格挡:“亚尔罗尼已经破坏了你们这座城市的法理中枢,现在你们已经无法保持人类的外观。天使大军可马上就要来了,你要不还是先想想怎么求他们放过你的小宝贝?”

莉莉丝,魔界的公主,那个拥有不可言说之名的大魔王的女儿。我万没想到她居然会和一个天使私奔,来到中国。

我和赵大钢的处境很尴尬,我们没有立场出手帮助任何一方。嘉鹏似乎也拦着我们,不让我们掺和。而就在此时,伯昭警官的身影忽而被黑影笼罩,浓黑的影子将她缠卷包裹,待到黑影散去,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三只眼睛的巨大黑犬。

我的脑海里迅速变换起各种神犬的名字,最终锁定在了——

天狗。

天狗食月。

“你们别在这站着,回自己家去!”警官大声命令我们,张嘉鹏回头看了看我和大钢,赵大钢拉着我就要走。

但他是往楼梯过道里拉我。

“老魏,俺寻思着,你看你会魔法吧,俺也会点,老张他是凡人,他啥也不会,要不咱俩去看看法理中枢咋回事儿?日子还得过,明天俺还上班呢,不能老这样啊!”

赵大钢说得有道理。我本不想刚来这里就陷入乱七八糟的争端,但更不想宁静的生活刚开始就被打乱。于是我决定跟赵大钢一起去。他趁着伯昭警官与尼撒勒对峙的时候,拉着我跑下楼梯。我们刚一下了楼,赵大钢便使劲跺了两下地板,身体往地上一伏,化身成一头巨大的黑狼。黑狼朝我呲了呲牙,示意我骑上去。我赶紧骑上狼背,赵大钢弓背蓄力,猛地跃出,朝着市中心跑去。

我并不知道法理中枢在哪里,但是赵大钢好像对路很熟悉。由于煤气泄露警报,路上已经没有人了。赵大钢飞快地奔跑,冲散了一团群聚的蝙蝠。蝙蝠呼啦啦地聚集,化成黑雾,雾又凝聚成人,正是麻辣烫摊子上吃光了血豆腐的吸血鬼贝勒爷。

“您二位上哪?是不是去修法理中枢的?”贝勒爷双眼在夜色中闪烁着血红的光芒,他背后伸开一双宽大的黑翅膀,维持与赵大钢相同的速度,一边飞一边问我。

风很大,我只点了点头。

“成,我跟您俩一块儿去。”

我最后也没问出他要跟着去做什么。吸血鬼本就昼伏夜出,他们好像是不需要幻化的。

赵大钢在一个路口转了弯,跑向了一座写字楼一样的建筑。我几乎立刻便感受到了建筑中的异样。那种感觉,就同雷霆之森被影煞吞没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们来干什么呀?”一个声音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恶魔,他没有幻化,张扬的双角从两侧额角向前伸出来,肤色较深,一头沙金色长发,双眼深红,还喷了某种味道迷幻的香水,打扮得好像要去酒吧浪一整晚似的。他悬浮半空,一手擎着邪恶的人皮魔典,夜风一吹,熏人的香水混杂的魔典的血腥味全冲我这飘过来了,熏得我一阵头疼。

“老魏,我去修法理中枢!”赵大钢从巨狼变回兽人,从我身边呼啦啦地跑掉了。吸血鬼青年——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跟着赵大钢过去了。这恶魔可能他就是亚尔罗尼,他正一步一步地逼近我。

我试图跟他找些话讲,权当拖延时间。但他并不理我,直接进行攻击。

说句实话,我的魔法已经荒废了许久。曾经的黑塔法师如今已经把他平时常用的咒语忘掉了许多。亚尔罗尼并不恋战,实际上我也不恋战,只是互相地拖延时间而已。我拖延是为了让大钢去修好法理中枢,他拖延,是为了让尼撒勒或者天使大军能顺利地抓走王建国。

如果我的乌鸦嘴足够灵验,不光天使大军,恶魔的军阵也将要接近那座公寓了,李小美也在劫难逃。

但我不能丢下大钢回去,也不能让这狡诈的亚尔罗尼阻挠大钢。

事件一度十分胶着,直到赵大钢修好了法理中枢。我不知道他那边经历了什么,只感觉到手腕发烫。我摸了摸耳朵,幻化又回来了。

亚尔罗尼啪叽一下坐在了地上,魔典掉在一旁,变成一本绿色书皮的书。我借着路灯看了一眼封面上的字:

《高等数学》。


评论(1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