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法洛希尔·天怒劫雨】流亡少女的故事#3

大皇帝和他的扈从们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妮娜的怒气从心底慢慢滋生,化成勇气,化成力量——她撒开腿跑到大皇帝的“御辇”跟前,伸开两臂,拦下步辇。

“打伤我的侍从,还想就这么走了吗?!”

妮娜也不知道她这些话都是怎么说出来的,可能是从吟游诗人那里听的,也可能是在戏台子下学的。

巷子里的野狗突然全都竖起耳朵警觉起来,它们狂吠着朝巷子的另一头跑去了。

你要说她害怕么,那是必然。她从怒火中滋生的勇气只能支撑她拦下那丐帮头子,并不足以让她一直在大皇帝面前站立得住。

丐帮头子是毫无恻隐之心的,这种人渣只会欺凌弱小。武卫们再次拥了上来,将小小的女孩围在中间。

那些毛手毛脚的“明翼武卫”并不是正经的明翼武师,只是几个多少都有些武艺的乞丐,有的是逃兵,有的是匪徒。他们哪里会放过这样小小的一个女孩。这些痞子连丐帮头儿的威严都不顾,围着妮娜说起难听的下流笑话,被自己低俗下作的幽默感逗得笑个不停。

可怜的妮娜那么小,根本听不懂那些人满嘴的怪异词汇都是什么意思。但她越是不懂,那些人就笑得越厉害。

野狗们回来了,它们夹着尾巴,呜呜咽咽地四散跑掉。

她不怕他们笑,怕他们打她。大个儿像是醒了,挣扎着要从泥水里爬起来,一个痞子发现了,狠狠地在他肚子上踢了一脚。

妮娜不怕了。她做得对,做得好,做得好的孩子不会挨打。

不光野狗,就连巷子里的人也慌乱起来。他们扔下收了的东西,手抱着头,使劲地尖叫,仿佛——仿佛尖叫就能把狼群赶跑似的。

狼群?

为什么城里会有狼群?

没人顾得上这个。贫民窟住民在恐惧中乱跑,哭嚎,然而狼群好像全然不在意他们似的,直奔妮娜而来。

大皇帝见状吓了一大跳,赶紧命令轿夫转向快跑,别管那个小贱人和傻大个了。一个轿夫慌乱之中踩进泥坑,脚底一滑,握着撑杆的手来不及撒开,拽着步辇连人带辇翻倒在地,泥水飞溅。大皇帝顾不得去扶他粗陋可笑的冠冕和珠串,一瘸一拐地试图逃跑——他是个跛子,一条腿细如麻杆,平时盖在层层叠叠的破布片下。

狼群已经越来越近了,它们扑向在场的所有人,利落地咬断脖子。鲜血同泥浆混在一处,黑红相融灼伤眼睛,腐臭与血腥烫坏鼻子。

不远处有一头白毛的老狼,它瞎了一只眼,另一只完好的眼睛里闪烁着蓝莹莹的冷光。

是它,雨夜中的独眼狼王。

狼王低吼着,身形一矮,蓄力向妮娜扑去。妮娜双眼紧闭,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抵挡,却只感到一阵寒风扑面,睁开眼睛的时候,巷子里只剩下几具尸体,全然没有什么狼群。惊恐之中的人们从低矮的棚屋探出头来,想要看看到底是哪来的一群野兽。但那儿只有一个女孩子,一个躺在泥水里爬不起来的男人,还有满地尸体。

人们好像马上就明白了。

“女巫!”

“她是女巫!!”

妇人们神乎其技地变出烂菜叶来丢她,男人拿起木棒来,木棒变成刀剑,小孩子则围在一起向她吐口水,口水化成毒蛇。那些乱七八糟的物什最终散成一片轻雪,融化掉了。

什么女巫,哪来的女巫啊。

到底谁是女巫、神汉啊。那些菜叶,木棒,刀剑,口水,毒蛇,都是哪里来的?

“快去把神官们叫来!快去把神官叫来抓这个女巫呀!!”

人们四散逃去了,神官们没有赶来。巷子里瞬间变得空无一人,仿佛人人都惧怕妮娜,怕她再变出狼群来似的。大个儿从泥水里爬起来,捡起被丢在地上的剑,重新背上,讷讷地走到妮娜身边,小声说:“我们走吧。”

“我们去哪儿啊。”妮娜也小声地说。她鼻子里发酸,想要哭。但转念一想,当年父母把自己仍在这里,她都没有哭。如今只是被扔几片烂菜叶就要哭了吗。公主不应该在侍从面前哭的呀。

但还是眼睛难过,鼻子难过,喉咙也难过。

妮娜想要抹眼睛,但手很脏,揉了眼睛,眼睛要瞎掉。

“去西方。”大个儿说。

“去西方做什么?我听说西方有大龙要吃小孩。”

“不知道。”

“去杀大龙吗?”

“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

“那我们就去杀大龙!杀了大龙我就封你当骑士!”

大个儿听了”骑士“,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对了,我可能真是个骑士。我带过兵打仗,这里也打过,西方也打过。这有我一位朋友的城堡。”

妮娜脑内换算了一下,觉得大个儿说的可能不是阿格玛斯壁垒,那么只能说是——月林侯爵的城堡了。

“那我们去找你的朋友吧。你的朋友应该也是英俊的骑士吧?”

大个儿又说“不知道”了。他连他朋友的名字也不记得。

“你要是杀了西方的大龙就能想起来了。”

“不知道。”

“走吧。”

“好。”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