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精

原创奇幻Lof,涉及架空世界。小说及绘画、诗歌作品及其设定完全禁止转载,多谢配合。
食用《暗黑破坏神》系列同人请去子博【我太厉害了,我都佩服我自己】。




不要给我安利任何东西,不吃。

【法洛希尔】光与霜雪#21

光与霜雪以前是外典,现在被归到演剧实验里了,敬请留意。

…………………………………………

“这么快就回来了?进行得很顺利嘛。”海德格神父把阿纳恩带进了他的办公室,锁上门,拉好窗帘,用他所谓的恶魔语对阿纳恩讲话,似乎完全不在意阿纳恩当前的状况——他全身都覆满了甲片状的霜花,霜花下面似乎是裸着的。那些坚硬的、在室温里完全没有融化迹象的冰霜在某种神秘力量的驱动下在阿纳恩的头顶形成了类似于王冠形状的赘生物,令他看起来更近似于某些神异的生物。

整个房间里昏暗得好像黑夜,唯有门缝和窗帘之间的缝隙能稍微透进一点光线,却照亮不了什么。

“并不,沙坦尼多尔。隐修会的人看起来像是要把我搞掉。我不知道他们那...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20

浓烈的雾霭仿佛永远也不会散去。

“阿纳恩,起床了。等会儿有聚餐。”

然阳光总也照不进他们在死巷的屋子,每次萨然多尔叫他起床,他总是觉得天还没亮。不过既然师父叫起床,那就是该起来了。

“哇聚餐!”外面很热闹的样子,吵吵闹闹,还有人打架的声音。萨然多尔全副武装地站在屋门口,引以为傲的双刀背在背上。正好背对阿纳恩。

阿纳恩从简单的床铺上跳下来,随便套了件衣服,从门边伸头出去看。巷子尽头有个使拳剑圆盾的男人在和用双爪的女人缠斗,一路上不少穿着护甲拿着武器的人站着看,观望,又不讲话又不帮忙。少年马上明白了,这是打死巷呢。聚餐也是死巷打完以后,不管几户,新人都是照例提供前辈们一顿酒席的。

“师父...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9

卡妮丝的越野车在深夜的公路上飞驰,最终驶出市区,驶出大路,停在了郊外的一片空地之上。城市的灯光远远地闪烁着,无声地注视。

“到了。”雌熊四下看了看,转了一把方向盘,把车子停到空地边缘,率先下车:“我建议你不要穿着这身进去,你这样打扮一看就是黑社会来打架的。”

阿纳恩也下了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夹克和长裤,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这都是玛伦的衣服,他也没看见玛伦穿上这身出去打架。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气质。

“这些,最好别带。”卡妮丝一掌拍到阿纳恩的后腰上,那里正好有两把交叠的匕首,他托玛伦搞来的,别在裤腰后面,藏在夹克底下。一定是自己的坐姿暴露了,但是靠在汽车座椅上实在是硌得难受。“还有这个,这个和这...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8

资料信息就像掉在床底下的硬币,耐心找找,总会找到的。

黑刃隐修会在里艾尔神秘学界一直是个谜一般的禁忌。在人们认为它并不存在的时候,它就会突然出现,给某个巫师集会以重创,而在巫师们痛定思痛,打算予以还击的时候,它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毫无踪迹可循。即便巫师——以冰骰秘仪会为代表的巫师,搬来了第七部,然而,一无所获。

有的巫师都开始怀疑他们是什么政府机构,被封锁消息了。

各路咒语都不怎么灵光,尤其是问卜时,通灵的熏香都很难点燃。

后来,巫师中开始传说(从玫红姐妹的魔女那里传来的),隐修会其实是侍奉黑天女的(前文详备),巫师们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赶紧整理材料交给了教会,护教团出动,硬是...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7

利真需要告解。他心中很乱,前路布满荆棘,双眼又被迷雾遮掩。他的同事,那个恶魔王子一意孤行地要往隐修会里头钻,还要拉上他,像是在找垫背的。
黑刃隐修会是个神秘的猎巫组织,之前第七部怀疑他们屠杀了冰骰秘仪会,就一直想找个由头互相见识见识。直到阿纳恩出现声称秘仪会是自己的手笔,第七部便顺便把隐修会的事情推到了阿纳恩头上,有成果,是“第七部驱魔人”的荣誉,出了岔子,也只能恶魔王子一个人去承担。这种套路稍微动脑子就能想得明白吧,可是阿纳恩收了那块冬青金币,欣然领命去办了。
利真不愿意承认任何一位驱魔人是第七部手中的弃子,哪怕是新来的、根本不相熟悉的阿纳恩。
一般来说,他的这种感情是恶魔之间的相互包庇和偏袒,和...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6

“遵循虚无的教条,践行虚无的正义,供奉虚无的神灵。”玛伦在地下室来回地踱步,不停地重复着乌鸦之母的话:“我有点想不起来……”

“省省吧,你只是不愿意面对事实而已。“西布莉尖锐地指出,“没用的男人。”

玛伦举起拳头,张大了嘴想要反驳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现在秘仪会都没掉了,你还老想着那干嘛。”女巫满不在乎地说,在加了干花瓣的杯子里冲了些温水,加了勺灰红的粉末,那温水翻腾起来,不多时就变成了橘子汁一样的橙黄色,冒着酸溜溜的味道:我要冥想,你安静点,别打扰我。想通了就去找,别磨磨蹭蹭的,看你那犹豫来犹豫去的样子特别烦。”

“闭嘴,西布莉。”玛伦闷闷地说,既没好气又没底气。

诚然,...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5

“西布莉,我觉得我真是失败极了,那个冰人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被白鬼子给骗走了!”漆黑的房间里只以黑蜡烛照明,巫师玛伦一边吃力地单手打扫着用特别为制作巫环的而铺设的加高罗绮木地板一边怨念道,“我都分不清是他傻还是我傻。”

“你没给他买个移动电话什么的吗,最近很流行的。”女巫从她的辫子里拔下一根漆黑的乌鸦羽毛,捏着羽柄在空中划出了个什么符号,接着将它放进了手里的烧杯。羽毛瞬间就气化了,烧杯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就为了那点钱!两块五哈维!这么点破钱!”巫师尖声叫道。

“我这不帮你找他呢么能不能安静一点赶紧把地板拖干净?”西布莉摇晃着烧杯,拈起木桌上被压在烧瓶底下的一根长发,放进了烧杯里。头...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4

利真也用日常的服装换掉了驱魔人的黑斗篷和战术服,打扮得像个普通的公寓住客,乘着夜色摸进了目标住宅。他不擅长盗窃,虽然驱魔人的训练中有过开锁和潜入的训练,但是这些连世俗法律都所不容的行为,显然更不会在终末的审判中获得宽恕,无疑会令他所背负的罪恶更加深重。

“偷东西是你的任务,我只是要协助你偷到它。”恶魔王子当时是这样说的,还强迫他把带有第七部徽记的战术服脱掉:“把这衣服脱了,你干的是东家不想露面的脏活,穿着这套衣服,你怎么不直接在把东家的名号写脸上。”

他辩解说这是来自天堂的神圣保护,对方就扬起黑刀来威胁:“那我给你来一下子怎么样。”

恶魔。

可怕的恶魔。

目送阿纳恩结束了行动前会面渐...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3

天空已经放晴,太阳暖融融的,阿纳恩身披驱魔人的制服,带兜帽的黑披风,银刺圣环徽记与战术服,立在教堂门口最后一丝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流霜从披风中缓缓地倾泻满地,满溢整个教堂。利真从暗门里大步走来,从后面走向阿纳恩,抬起手来,想要拍他肩膀,却被逼人的寒气给顶了回去——他还记得在装备库里被阿纳恩控制住时那种彻骨的寒冷,在那家伙的手离开自己的皮肤时,仿佛要撕掉一层皮。

“神父的意思是,你要杀死那个……你叫她什么来着?”

“赞阿玛娜。”

“对,他要你杀了那个赞阿玛娜,然后我来找一些……资料。”上头通常不会把事情的原委向驱魔人和盘托出,但他们会把任务目标描述得细致无比,让人一看就知道,就是那个东西。同...

【法洛希尔·外典】光与霜雪#12

五月的俄里昂,由于摆脱了霜灾的影响,气温骤升,从严冬腊月突然变成了持平于往年同期水平的和煦暮春。

老城区的加斯家里照常门窗紧闭,不让一丝风溜进去。可即便如此,过往行人还是能听见银行职员加斯先生在痛斥他那不知又怎么惹了大祸的合租室友:“你说你是不是傻!为了那点小钱就把自己卖给第七部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八蛋了?,你一旦踏进去了就得永远给他们卖命了,你还想凭着你那点杀人的本事脱身?“

阿纳恩有点理解不了这话,他仿佛又变回了那个沉静的冰人,霜色的眼瞳时而会说话,时而又像深渊一样沉默。

事实证明玛伦就吃这一套,不论他发多大的火,只要阿纳恩一沉默,他就像胡萝卜进了开水锅,马上软了下来。

“阿纳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