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精

原创奇幻Lof,涉及架空世界。小说及绘画、诗歌作品及其设定完全禁止转载,多谢配合。
食用《暗黑破坏神》系列同人请去子博【我太厉害了,我都佩服我自己】。




不要给我安利任何东西,不吃。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32

——猎骰者——

她断定眼前会议桌上滔滔不绝的少年人就是她的目标。这个名叫南风的明翼混血少年所表现出的没心眼儿得令人难以置信,他似乎无条件地信任着任何人,能随便拉住谁就把自己宏大无比的屠神计划说给谁听——然而丽达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这是这位依莎伦神主苏南风筛选追随者的方式。那痴人说梦一般的庞大计划,倒不一定会被确切实施,然一经宣传,有的人听了嗤之以鼻,但总有的人会深信不疑。南风需要的,就是这样深信不疑的人。

而这个所谓的会议,大概就是他的选拔工作了。

神主南风目标人群之广泛,令人叹为观止啊。

前黑翼法会首领之子伊尼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摸着怀抱里的黑猫。

济哈诺拉天妃殿的兰卡...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31

————神威战记————

依莎伦仿佛迷宫一样幽深而庞大复杂。少年们洗过澡用过餐,就被安排到各自不同的房间中去,似乎是可以自行休息了。

那房间里有丝丝飘荡的馨香,干净的床铺被褥,朴素但得体的陈设甚至是新鲜的水果和甜点心,却把人们彼此之间隔开了。乌瑞姆不晓得妮法在哪,也见不到伊尼斯,更别说凯托,这令他感到些许不安——明明四周的一切都在把人往安心的方向引导,却总有难以形容的不安,如同幽魂一样步步紧随。经过了一大串事情的乌瑞姆早就累了,可是他睡不着。他在柔软床铺上辗转反侧,闻着枕头和被子里阳光的清新味道,觉得还不如在波波纳小神殿的木板床上来的安稳。

现在是什么时间啊。

不知道。

别看神宫外晶...

【猎骰者】猎骰者建号CG【?

你拿着写有“济哈诺拉下城,暗巷78号”的字条,走进了低矮的棚户区。

“干什么的!?”几个人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冒出来将你堵在巷子口,你把你的纸条扬了扬:“请问,诸位。阿尔坦尼大领主是哪位。“话音刚落,他们马上就给你让开了道:“进去吧,大领主正在等你。”

什么大领主啊,在这七扭八拐阴暗巷子里干什么勾当呢。

你进了所谓的78号,原本以为你会看见你的雇主,一个脑满肠肥、满脑子邪恶欲念的愚蠢贵族,或者尖嘴猴腮、贪得无厌的奸商,可是你只看到一个青年,长发,瘦削而有力,坐在屋子中央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手中的匕首。

漆黑的利刃,连光照在上面都不曾逃脱。

“你……不,您就是大领主?”你有些紧张,...

【神威战记】神威者建号CG【?

“滚开!”

你大叫道,手本能地向前伸去。在你的手中忽然爆发出剧烈的光芒,寒冷的气息四散而去,你喘息着,呼出阵阵的白雾,定下神来,袭击者已经被击退了。

现在的天气虽说不热,但绝对没有冷到可以呼出雾气的地步。你的手仿佛刚从冰雪里拔出来,明明什么都没有,却冷得僵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的面前出现了两个人,他们一边缓缓地向你靠近,一边说着“没关系的”,“放轻松”,“我们不会伤害你”这样的话。你放松了警惕,他们朝你拔出了武器。

漆黑的利刃,连光照在上面都不曾逃脱。

“当心你的背后!”他们当中的一个叫道 ,果然不出两秒,你的口鼻就被捂住,冰冷的气体刺进鼻腔,你失去了直觉。

你觉得你...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30

————猎骰者————

有那么一瞬间,阿纳恩几乎就要以为他们和这些所谓的猎骰者已经没法谈下去了。姬晚桃把所有责任推到了阿纳恩身上,指责他是奸细和叛徒,然后顺势将他和丽达绑了起来,拖在军队末尾,要拿他们去问罪。

荒野中的芒草在风中死气沉沉地摇摆,黑压压的队伍默然无声地前进,霜心杰尔的尸首被用武器搭成的简易担架,由几个兵丁抬着,尸身上盖着姬晚桃的披风。苍蝇嗡嗡地飞来飞去,几个抬尸体的士兵就不停地伸手去赶。

阿纳恩已经被缴械,背上的两柄长刀被没收,双手反剪背后,捆了个结实。然而对方稀松平常的捆绑技巧根本无法困住一个精英刺客。他只摸了一把绳结,手指就灵活地动作起来,把绳结解开,放掉身上的几圈绳索...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29

————神威战记————

乌瑞姆和他的伙伴们在钛白骑士的带领下顺利地进入了营地,却在简陋的帐篷和马厩之间没呆多一会儿,甚至还没看清整个营地的布局,就被请进了神宫。

钛白骑士领着少年们,在空气面前迈开腿,光芒织成台阶,承载人的脚步,少年们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踏着光,走向仿佛原野上的玻璃巨兽一般的依莎伦神宫。

这条光织的天阶不知道被施了什么魔法,竟然离那神宫大门越近,周遭就越暗,却仍然能把一切都看得清楚。乌瑞姆低头看了一下透明天阶之下遥远的大地,吓得脚底一个不稳,差点顺着看不见的楼梯滚下去。所幸妮法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他,不然这么长的透明悬空阶梯,滚下去可不是好玩的。

“你就不能稳当点儿?”妮法...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28

————猎骰者————

济哈诺拉光辉灿烂的城塞外围,是一片荒野。那野草长得很高,足以没过马镫。

眼前是骑士们抵达的时候开出来的一条小路,从城门口蜿蜒向东,像一条匍匐在地的灰黄巨蛇。

丽达已经褪下白裙,换上便于行动的皮甲、短披风与马裤,骑在马上,用发带将织金长发束好,仿佛微服私访的女皇。她没有像她的同伴那样,将黑刀收在身上每个能藏进暗鞘的地方,反而光明正大地别在腰里,与她的金匕首一道。

她向着东方远远地眺望,望着尚未跃出地平线的太阳映出的玫瑰霞光,正奋力起放散着光芒,试图驱散不肯离去的晨星。

她能看见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但只是一些模糊的意象:年长的与年幼的将征战,乌鸦想要啄食长兄的尸骨...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27

————神威战记————

伊尼斯的小手握紧了鞍桥,对这群长得像猎骰者的家伙还是不怎么信任。

“我们一会儿先去营地。如果你们不肯合作的话,我就只好请你们离开,不可能让你到依莎伦神宫里去。”首领说道没回头,声音也不高,但依然清晰可闻。

“依莎伦神宫?是那个吗?”妮法问道,手指天空,那声音清脆甜美,如同银铃。

依莎伦神宫沉浮在浅灰色的云层下,仿佛无言蛰伏的巨兽一般,静静地注视着大地。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座玻璃城塞,阴天把铅灰投在上面,让整座神宫显出一种远洋搬的灰蓝。神宫的阴影之下,是一片用栅栏围起来的行军营地。营地里飘出阵阵烟气,像是在生火做饭。

“到了以后,先吃点东西吧。你们一定都饿了。”...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26

————猎骰者————

阿纳恩厌恶直白的力量炫耀, 尤其是这种不明不白令人难以理解的,这一切都让这位明翼姑娘显得异常幼稚,像个显摆玩具的小孩子。

“看到了吗,阿尔坦尼大领主。”姬晚桃迈着魅惑而危险的步子,细高跟鞋磕在济哈诺拉下城的石头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来回踱了几步,突然凑到阿纳恩耳边,吐气如兰:“怎么样?要和我一起吗?”

“你要干嘛,肯出多少。”他沉声回应。

“真是无聊。”

这一切的景象都是如此的不寻常,黑色的军队包围了这个小旅店,这个姬晚桃的话里也总是暗藏着奇怪的不想明说的含义。她觉得自己是猫而阿纳恩是鼠,可是这只鼠却并不想玩,反而只关心怎么能吃到粮食。

“看来只...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威战记|猎骰者#25

————神威战记————

荒原已经抵达尽头,再往前走,就是妖精所居住的森林了。妮法仰起脸来看了看灰蒙蒙的阴天,心里完全不能安静下来。

那个女人是谁。

她的儿子们又是谁。

一切谜团都紧紧地攫住了妮法,不断地给她困扰——这困扰之深重,甚至不能被身体的疲劳所驱散。

“我累了。”伊尼斯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所有人都听见。说着他就坐了下来,黑猫和灰兔温顺地窜到了他身边,一并缩成一团。的确,从早上六点钟到现在的午后,他们没有停下,没有进食,没有饮水。

“可是我们必须尽快赶到海边,那些人也许很快就会赶上来,到时候我们就没命了!”在伊尼斯坐下来的当儿,乌瑞姆已经走出去了好几步。四周的空旷、安静与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