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精

原创奇幻Lof,涉及架空世界。小说及绘画、诗歌作品及其设定完全禁止转载,多谢配合。
食用《暗黑破坏神》系列同人请去子博【我太厉害了,我都佩服我自己】。




希望已经和我绝交的朋友不要来我的lof谢谢。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16

断壁残垣。

火焰。

尸体。

哭喊。

惨叫。

森林里四处奔袭砍杀的人类。

他们不光杀战士,也杀妇孺和老人,还有无害的牲畜。

他们呼喊着安诺尼尔斯的名号杀戮。

他们穿着金光灿烂的盔甲,手握各样兵器,竭尽全力地杀灭着一切活物。

而奎达多尔,他急匆匆地从东方海岸赶回来,想要把父母家人接到世界尽头酒馆,那片没有战争的地方去,却没法在摞起来的尸堆里找到他们,也没法在焦土里找到他们的琴行。

那个暴躁的碎嘴子琴匠,不定时爆炸的火药桶,为什么没有爆炸,就悄悄地熄灭了呢?那个聪明的老板娘,别人都叫她银舌头夫人,她能把稻草说成金块,为什么没有把那些凶神给哄走呢?

这大概永远也没有答案。

一个...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15

半魔化的男人独自在无尽市焦黑的废墟上徘徊,手里握着一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盛着半瓶清水。那小瓶子没什么特别的,里面的液体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清水,但是好像比普通的水厉害了一些。

“只可外用。”

杨吉斯曾试着用手指沾了一小点儿抹在了火灵臂上,温度快速散去,那一片魔化皮肤的红炽马上就消退了,变成了死气沉沉的黑色,而普通的水抹上去只会迅速蒸发掉——这再度印证了他的常识推断:水能灭火,圣水能克制魔物,那么如果将这种了不起的水祝圣,那么一定是能够消灭火灵诗人。

而且尼尔特别交代这种净水”只可外用”,大概是因为它会损伤火灵之体?不过有什么方法能令他”内服”呢?

才不要骗他喝掉这么温和,欺骗不是一个虔诚的...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14

“神父,最近出了一些事情,让我很困扰。”黄昏,青绿色的艺人敲响了圣帕斯托教堂的大门,在燃烛的时间这么对主事的鲁克索克神父说。

“请说吧,我的孩子,是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你?”

“最近总是有从您这儿派遣出去的驱魔人来打扰我的工作和生活,我请您带我去见他们,然后让他们为他们的无礼和冒犯道歉。”神父看着眼前的金眼睛年轻人板着脸,丝毫不像开玩笑地说,咽了口唾沫,打算把这发现了什么秘密的家伙给打发出去,但是转念一想这是不是哪儿不对——

驱魔人怎么会平白无故找平民的麻烦。

而且最近派遣出去的驱魔人不是有去无回就是回来以后吵闹着要知道自己的身世。

还有来者的金色眼睛。

“所以说你们不能这样啊,虽然我...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13

今天沉迷暗黑3,没有写归于星尘。于是更一点凤凰圣像。

现在是这么多粉。


让我看看明天剩下多少。

————————————————

“奎达,你的伤口在愈合,大概很快就会……嗯?你耳朵后面这是什么?”

“阿尔瑟曼你那天给我吃的那个好烫的东西是什么?我吃完以后……耳朵后面就长了这个,好像是常青藤。”

“是常青藤吗……”冰原战神陷入了短暂的沉思,许久以后才开了口,随即离开病房:“好好休息。”

神族大步穿过无尽壁垒金属架构的走廊,刚一踏入主控中心就大声对遍布整个无尽壁垒的超级智能电脑下令:“显示所有精灵叶相关内容。”

“精灵叶是阿苏里那精灵特有的生理现象,有着神奇的治愈力量。在阿苏里那精...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12

在福特铸件厂里影魔被带走一事以后,奎达多尔就没有回到祁氏古董行,而是直接乘火车往无尽市去,准备和栖木会合,一同准备对龙裔庄园的大战。这场大战关乎黄金杯的去向,对谁来说都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

这是奎达多尔第一次乘火车。他在一位好心的大妈的指导下完成了购票检票和上车找座位等一系列技术动作,此刻正坐在靠窗的位置,趴在钢化玻璃窗上望着飞快倒退的景物出神。

“先生,先生?”他听见有人叫他,回过头来是一个守卫——对,叫乘警。

“我们怀疑您,呃……您藏有毒品,请您来一趟警卫室。”看见目标人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乘警忙不迭地解释:“我们只是怀疑,先生,我们会,会查清楚的。”平常很常说的话在这个兜帽人面...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11

昨夜他动员了一大堆人去福特铸件厂,一方面要把英雄故事继续下去,一方面是让那个该死的影魔永远闭嘴顺便让他在英雄故事里扮演一下为正义牺牲以刺激主角发愤图强的角色。虽然目前尚未有任何回报,但是祁重阳觉得他们能办妥这点小事。

现在是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正好处在夜幕的尾巴上。祁重阳站在古董行门口的空地里,眺望着远方。灰橘色的天幕里出现了鸟的剪影,海东青的身影越来越近,在古董行上空盘旋。

祁重阳抬起一只手臂,那带着墨点的鹰就鼓动健翮,小心地收拢脚爪,落在了他举起的胳膊上:“[明翼语]臣……”

“[明翼语]不必多礼了,昨晚交代你们的事办好了?

“[明翼语]请放心,影魔已经被虚空之灵带走了。”

“[...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10

——————本章高能——————

奎达多尔在数百年的封印之后,再度遇上了影魔。如果不是我们的英雄在搅和的话,该死的杂种早就被烧成了灰烬。

现在他受了伤,没有地方住,露宿街头——虽说对一个基本无需睡眠的火焰之灵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地盘被别人占了,奎达多尔就莫名地火大——火灵火大,自然得烧点东西,而火灵诗人火大,就自然是要有吸引人火焰特效,亮丽夺目的开场,华丽的炫技音乐和让人过目不忘的灰烬和残骸。

他决定一反平日伪装潜入,慢慢展开再逐步推向高潮的模式,决定模仿现在流行的那些摇滚歌手,来个震撼人心的登场。

舞台是哈利根市护教团支部,据说第七部支部也在这里。观众是令人敬畏的护教骑...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9

“上次剿杀火灵诗人失败的两个人已经受到惩罚了,根据消息,这个伪装成古董行的魔巢是火灵诗人最后的巢穴,我们是最强的组合,一定不能失败,一定要将它们一网打尽,对不对?”哈利根市深金色的黄昏里,七个驱魔人聚在一起,为首的少年对大家说着,似乎在做大战前最后的动员。他们的影子在夕阳最后的余光里拖得极长,在遍地的金芒里剪出黑色轮廓。

“地上有邪恶,则必剪除,民中有异端,则必剪除,心中有污鬼,则必剪除!”庄严的誓言被齐声念出,神圣的力量满溢全身,少年们迅速地包围了祁氏古董行。为首的热血少年冲在最前,敲了敲紧闭的双开木门。

“马上就来!”门里传来男人的声音和一些脚步声,敲门者的尖耳朵微微动了动,确认了来者...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8

六百年前,济哈诺拉下城。

最近来了一个吟游诗人。

哈,吟游诗人。

这种旧时代的骗子如今还敢出来得瑟的真的不多了,尤其……

还是个精灵。

精灵男人毫不在意地背着一大一小两只琴箱,拉着提琴招摇过市,把手里的鲜花抛给躲在窗子后面悄悄窥视的少女。有个别运气好的姑娘捡到他抛出来的花枝,看到他的微笑,就红着脸扑到枕头里犯花痴了。

“喂,你好……我、我是赛莉西亚,请你收下!”少女小跑过来把花冠戴在吟游诗人头上,随即跑开,却被那精灵拉住:“美丽的小姐您听我说,为何要将这冠冕赐给我,别让我擅自地把您心思猜,愚笨的我啊,说不出花花公子的伶俐话儿来。”诗人说罢,对着少女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把少女送给自己的...

【法洛希尔·演剧实验】神话余音:凤凰圣像#7

英雄很顺利地接受了火灵之力没当场烧死,然后很靠谱地住进了奎达多尔原来的房间,也很上道的不知所措起来。奎达多尔在街上游逛,现在满街游逛,卖艺赚点小钱,自己买点零食吃已经成了他的日常,谁让英雄住进了他的房间呢。正想着他就信步拐进了一家便利店,买橘子汽水喝。

他一开始以为这是果酒,后来才知道是一种叫汽水的饮品。他对这种东西了解不多,只知道不贵,而且很好喝,尤其是冰镇的。

站在行道树下叼着吸管一口一口地吸着汽水,看着街对面的两个家伙向他走来。

那两个人,一位男性和一位女性,他们浑身裹在黑色的厚风衣里,衣领、袖口、衣踞都有银线滚边。他们的袖子鼓鼓囊囊的,像是藏了什么东西似的,脸也罩在黑风帽下,看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