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精

原创奇幻Lof,涉及架空世界。小说及绘画、诗歌作品及其设定完全禁止转载,多谢配合。
食用《暗黑破坏神》系列同人请去子博【我太厉害了,我都佩服我自己】。




希望已经和我绝交的朋友不要来我的lof谢谢。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75

江尚寒是被封在尸体袋里运卢修斯海船修道院的,赫尔蒙德与贝耶米尔将他抬进船舱的时候,他还在痛苦地呻吟扭动,闷闷的声音说着音调优美好听却听不懂的南洲话,诡异又揪心。大大的生化污染标志被用反光涂料印在黑色厚无纺布面料上,显得可怖无比。据江尚寒的母亲说,到了南方只要把袋子拉开让他自由取食就可以了——驱魔人们对此将信将疑,但也只好照办。

本来卢修斯夫妇不爱接这趟活,但是他们看见夏尼扑扇着翅膀降落甲板的时候,又喜滋滋地将驱魔人们迎了上船。

“本来这个季节大浪多,我们是不会远洋出海的。”老先生解释道,“可是天使降临,我们绝对会安全抵达目的地。”

“世界上所有的水都归我掌控,不知道有什么大浪敢在我面前造...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74

现在的蛟洲大地,一手遮天的的确是李晨锋。这个珩朝庶族公主的驸马爷,先帮珩朝皇族李氏,镇压了如火如荼的大革命,随后铲除了大陆上所有的安天教信仰,将女儿李绣扶上珩朝帝位,并大量任用亲信龙裔来担任国政要职,成为了这个古国实际上的掌权者。

龙帝李绣三个月前不辞而别,其父摄政三月,征发民夫发掘内海沙洲海心沙上的高塔遗迹。三个月后龙帝归来,对其父所作所为丝毫不予过问,甚至亲临发掘现场,冒雨监督遗迹的发掘。

里埃尔的夏季正是蛟洲的隆冬,而海心沙的隆冬,是没有雪的。凄风冷雨飘飘洒洒,加上潮湿的寒气,让裹在厚厚裘皮中的李绣仍不时寒战,只得揣紧了手炉。

“没有人能奴役我们龙,对吗,爸爸?”女孩儿一身威严无比...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73

 哈利根市立学院,B4实验室。

夏日的空气突然变得潮湿起来,地板上凝结了水珠,被来往忙碌的魔法师们踩破。一个来送成绩分析单的学生脚底下不小心一滑飞扑出去,刚巧被爱西维尔的法术球接住。

“请当心,同学。”她对那学生说到,随即话语的对象似乎就换成了另外的人:“在我面前就没必要展现你的力量了,水灵之王。”

话音刚落,盘桓实验室的潮气便统统往一个点凝聚而去,最终凝结成一个瘦削挺拔的长发男人——水灵之王尼尔·卢修斯。

“他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南洲。”大魔导师问道,语气平稳,像是在陈述。

“我不明白,前辈。”他冲着爱西维尔步出实验室的背影,摊了摊手,急切地询问道:“我们黄金杜...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72

海心沙岛,我们对它知之甚少。仅仅在一些零散的珩朝文献中隐约得知,海心沙上居住着“妖”,里艾尔通常将之翻译为“妖精”。很久以前,妖在海心沙上和平地居住,后来与南洲人爆发了战争。这些“妖”被南洲方士封印在一座高塔中,这座塔就是海心塔——就是李晨锋的目标。

贝耶米尔仔细地阅读着夏尼传真过来的文件,翻过了冗长的南洲历史介绍文字,直接跳到了最后的结论:他要解放这座塔里的“妖”来为他所用,而他解开那封印的方法,是利用无所不能的神威。

无所不能的神威。

“神威到底是怎么个无所不能法,怎么好像万灵药一样。”贝耶米尔皱着眉头,把那行字指给刚把晚餐做好,正过来叫他的多玛看。

“神威——确实就是万灵药。能够...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71

从圣阿诺德教堂回来的后几天,什么李晨锋,什么危机,又再没了消息。母亲似乎要去做一份兼职,她临走前,让儿子把她收拾出来的一纸箱杂物给丢出去。

赫尔蒙德看了一会儿福音台,又看了一会儿《维拉曼神父》,直到黑鳄漫画的标志出现在片尾曲后面,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箱子垃圾要扔。

纸箱里有弯折的窗帘架子,断掉的晾衣架,废纸和几只录像带。对,录像带。他随便翻出一只带子来,带子的标签上工整地写着正楷大字:

“薇拉与鲁纳兹在夜城”。

怪不得要扔呢。赫尔蒙德赶紧打开电视柜,把那尘封已久的录像机电源接上,又接上了电视的视频线。也许整个里埃尔,只有赫尔蒙德家还有录像机和录像带。然而谢天谢地,它居然还能运行。

录像...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70

上次手滑误删了

————————

无尽市的深夜,被火焰圣树的光映得通亮。半边天空都是深深的橘红色,就连星星和月亮在火焰之中收敛了光芒。

“晚上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可不好,小姑娘。要时刻警惕那些驱魔人。”黑发警察的手臂上缠着一条耀眼的红色绸带,身体匀称而饱含力量。

“为什么不是警惕抢匪和流氓呢,警官。”那姑娘背着一个大登山包,侧边网里塞着折叠画架和绘画工具包。

“因为他们不值得你担心。”巡警围着姑娘转了一圈,问道:“你不是纯血龙?身上一股人类味,还是和人类住太久了?”

“我妈是人类,爸爸是龙。”姑娘潇洒地一甩头。毫不避讳地坦诚道。

“那可有点可惜,你进不去龙裔庄园了。不过不要紧,遇上驱...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69

暮风飘不进紧闭的窗子,但霞光却照的进来。江尚寒蜷缩在床上,用被子裹住全身,不让皮肤的碎屑掉下来。而艾玲雪一进门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仿佛回到了六百年前的辉州府,大屠杀后的城市空无一人尸横遍野,城南的“小菡州”湖已经被尸体填满。纵然艾玲雪行医多年见惯生离死别,却也难以接受如此之强的冲击。

那一年,大明翼帝国名存实亡,凰主率领一千赤翎近卫保卫青玉都,战至凰主一人仍不愿意屈服,大行法术将整座城市连同自己掩埋黑土之下。圣伐军没能擒获祁重阳,遂屠杀青玉都附近的城市辉州府泄愤。也就是这个时候,瘟疫流行开来。艾玲雪寻找瘟疫源头,来到了死城辉州府,在那儿遇见了一个小乞丐。这就是她以后的养子,江尚寒。

“阿寒...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68

驱魔人与圣职者们不得不搬到距离圣阿诺德教堂数公里以外的旅店去。神父与教堂执事和住在一起,夏尼自己住,贝耶米尔与多玛住在对面的房间。赫尔蒙德裸着上身骑车回了自己家——他们临走前都被艾玲雪再三嘱咐,一定要用热水和香皂认真地洗澡,如有其他任何不适,如腹泻、鼻塞、咳嗽、气喘、起疹等症状,请务必及时就医。



 “贝伊,你头发那么长,多洗一会儿!”连续两次,在贝耶米尔探着头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都被多玛塞了回去。



“没有那么恐怖吧!哥哥我可是跟他一个宿舍里住了五年呢!照样身强体壮!”浴室里又传来水声,还有贝耶米尔闷闷的声音。



多玛没有回答他,他就随便把自己又冲...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67

当以嘉莲亚将一片轻若无物的羽máo放在自己的掌心的时候,夏尼意识到,自己也开始与这个世界的命运息息相关了。
在时间开始之前,扭曲虚空中有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时而相安无事,时而合作共赢,时而各怀鬼胎,时而大打出手。它们会怀着不同的目的,想要将扭曲虚空中的世界拢入自己的麾下。尽管这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的关系在不断地改变,但他们的“区域经理”——各个世界的“代行者”却在他们各自的世界中始终敌对着。
就像甲乙两个巨头公|司同时盯上了一个新的客户群|体,两方的“区域经理”代行者们也就纷纷动作,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而争斗不休。
这场永恒的争斗毫无疑问地波及到了这个叫做fǎ洛希尔的小世界,两位“客户经理”...

【法洛希尔·外典】驱魔人:屠龙纲要#66

“这么说你是来见以嘉莲亚的。”这位自称学院教师的女人名字叫爱西维尔,是市立学院基础秘符学系的系主任,也是这群魔法师的实际管理者。“她确实在学院,我也允许你们会面,可是作为她的保护人,你们会面的时候我必须在场。”市立学院里似乎有额外的光源,看上去并不像外界那么阴暗。夏尼手捧一杯热咖啡,坐在系主任办公室里的长椅上,还是有些窘迫。

他刚刚向这个女人简要地讲述了他们的困境,以及来自龙的威胁,系主任一直都认真地安静地听着,不时记笔记,除非确认一些夏尼描述得较为模糊的信息外,全没有打断。

“好了,我们一起去见以嘉莲亚。”爱西维尔将记录着夏尼的叙述的纸张叠成方块,带了一支笔,请他往教师公寓的方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