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一些我分不清是梦还是回忆的东西



我不太分得清回忆和梦,梦和幻想,幻想和现实,现实和回忆。

并且会把一切无法描摹的情感归为悲伤。

#幼年的我,古旧的国有住房,铁罐装柠檬糖,能吹三层泡泡的超级泡泡糖。我坚持自己在夜空中看见星云看见银河。色调是灰白与浅蓝的,干净的。年轻的母亲与出差的父亲。墙壁上的水泥点子,还有我半夜吵着要吃的果仁巧克力。

#中午十一点,放学。学院回廊,天一般蓝。

#下午两点,去上课,雨过天晴。
路过花圃,故障水管喷出来的晶莹彩虹,水雾迷蒙。
文具店,圣诞色水笔。

#下午三点,晴天。
旧科学楼,通往顶层空教室的走廊。
浅灰绿色的墙壁布满灰尘,九十年代人民医院的气息。
半圆形窗子。光投进来,地面墙上各一半。
空气浮尘。
我站在水泥台阶上往窗外看,一片乳白天幕,带着浅蓝边线。
手里握着暗恋之人留下来的温度,思考怎么把那触感镌刻在什么地方。

#高层住宅,花园,两座楼中间的连接走廊,下午四点。紫荆花飘洒一路。阳光真的是金色的,像纱。

#夏夜,黄昏七点。星月的光。
天慢慢的变成紫色,校内花园中的茶座零星坐着几个人。
冰激凌冷柜轻声轰响。
白漆铁艺座椅在夜幕下被刷成浅蓝色。花草是钴蓝和紫罗兰的,立起来半米高,柔软的藤本植物,蜷屈着。
银亮的光点浮起来,飘荡在空气里。
没有虫鸣,人也不说话,安静。
风铃草形状的路灯,白光柔亮。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