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atiel西红柿精

为何,为何,哦大海的女儿

【法洛希尔·天怒劫雨】流亡少女的故事#2

妮娜带着大个儿回到了“华贵王庭”。那是一片藏污纳垢的地方,是乞丐、流浪汉、小偷、罪犯、杂耍人和仙人跳女骗子的地盘,就在阿格玛斯下城东北角,高大的城堡投下的阴影里。妮娜记得,她不是一开始就住在这儿的。她父母把她放在这,然后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好像很自然地就成了华贵王庭的一员,是瓦巴克“大皇帝”的领地里的一名普通“民女”。

华贵王庭总是吹嘘所谓的“平等”,但是不论是谁见了“大皇帝”瓦巴克的“御驾”都要大大地鞠躬,谁不鞠躬,瓦巴克的明翼武卫就会去打人了。

说来也巧得很,就在妮娜领着大个儿,进入王庭地界的时候,偏偏就碰见了瓦巴克的“御驾”。瓦巴克好像是去收平民窟里的税金了,天知道他今天又从本来就穷苦的民众手里搜刮来了多少钱呢。

瓦巴克坐在步辇里,四位轿夫抬着他走。他的步辇是在月林侯爵的城堡的垃圾堆里捡的,描金贴银的装饰都被刮掉换了钱,此刻只被更多的破布片和玻璃珠装饰,看起来滑稽又诡异。瓦巴克大皇帝额头上缚了一只铁桶箍当王冠,手持一根丢了法力晶的破法杖当权杖,身上披挂着比谁也多的破布片和玻璃珠串,和步辇一道,摇摇晃晃,叮叮咚咚。

妮娜见大皇帝一来,赶紧拉起裙摆,模仿贵族女孩的样子行礼,踮着步子让开了路。小路两旁满是鞠躬行礼的人们,大皇帝没有走过去,他们不敢直起腰来。

大个儿好像完全不在状态似的,愣愣地看着摇晃而过,叮叮咚咚的步辇。

步辇停在了大个儿面前。

“你快让路呀!”妮娜使劲叫到,鞠躬也顾不得,直接冲上去拉大个儿的手,试图把他拉开。但大个儿脚下像生了根,一动也不动。

“大胆。”他说。

路旁鞠躬的人们仍然弯着腰,听了这话,勉强地抬起脸来,试图看看胆敢阻拦大皇帝“御辇”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结果他们只看见了一个倒霉的傻大胆。他固然高大强壮,一身刀砍斧凿般的肌肉,面容英武,但人却是个傻子。瓦巴克大皇帝的武卫们一拥而上,把大个儿按在暴雨过后贫民窟泥泞的小路上,一顿痛殴,然后夺去了他的大剑。

妮娜很害怕,她紧紧地捂着眼睛,不敢看。

那布满战痕的大剑快有一个人那么高,虽然又厚又大,但是却出奇的轻,硬要比较的话,只有普通的长剑那么重。但它除了轻以外就没有特殊的地方了,剑锷上也没有什么纹章和装饰,看上去根本不值几个钱。

但大皇帝还是把它抢走了。

按理说,妮娜当公主,大个儿当侍从,不得是侍从保护公主。但这可是公主的失误,侍从太弱小了,如果大个儿是骑士的话,肯定能赢。

轿夫们踩着大个儿的身体,载着他们的主子扬长而去。

公主决定弥补自己的错误。

“站住!”她用稚嫩的嗓音喝道。


评论(4)

热度(98)